第127章 断绝关系

作品:《实力宠妻:天才修复师

    方棠和蒋韶搴喝完了瓦罐汤过来时,餐厅这边恰好乱起来了。

    俏丽的女服务员恼怒的指着秦老,泼辣的叫骂起来,“你这个老不逝世的,你是上辈子没见过女人吗?一把年纪了,还想女人,还不要脸的摸我屁股!”

    女服务员的声音很是尖细,语速又快,噼里啪啦骂完之后,还用力的拍了拍自己挺翘的臀部,似乎要用强有力的证据证实秦老为老不尊。

    餐厅“恰好”有一个著名的美食女主播,此时立即将镜头对准了秦老这边,快速的对着自己的粉丝解释着事情的经过。

    “那位俏丽的服务员姐姐上菜的时候,似乎被中间那个老头摸了一下屁股,第一次女服务姐姐也不在意,只当是不警惕碰到了,谁知道第二次,老头不但摸了,还掐了一下,服务员姐姐这才叫嚷起来。”

    “亲爱的宝贝们,以后大家在地铁或者公交车上碰到性骚扰,也必定要像服务员姐姐一样英勇的说出来,不能将就养奸,自己忍气吞声,只会让坏人变本加厉。”女主播鼓动着粉丝的情绪来带节奏。

    下面的粉丝纷纷发言,也有给女主播刷礼物的。

    此时,一个粉丝忽然发言,【看这个老头手里的文玩核桃,是不是这两天热搜帖子上说的那个老头?】

    【你说古玩街那个老头,不是辟谣了吗?是那个女人诽谤老人家,照片都是和成的,还有两个人证也站出来证实老人是清白的。】

    【楼上的信息太掉队了,你今天没有刷消息吧,一个小时前新的证据已经被网友放出来了。】

    另一个粉丝将最新的进展截频发了出来,【那两个所谓的人证都是假的,是那个老头的保镖而已,根本不是什么人证,而且网上也蒋两人的履历和照片都放出来了。】

    女主播的粉丝大多数都是长源本地的,所以此刻不少人将视频截频也纷纷发到朋友圈和各自的群里,有离得近的,甚至打算来现场看看。

    “现在的老年人啊,还真不要脸。”由于午餐时间,所以餐厅有不少人在用餐,此刻众人不由摇摇头,鄙夷的看着秦老。

    “自己不要脸,也不为家里的儿子女儿想想,有这样一个爹,以后在社会上还怎么立足。”

    “看这三个老头也不像那些老色鬼,果真是人不可貌相。”

    听着四周的议论声,方棠不得不佩服罗夕瑶对整件事的操控能力,热搜帖子在网上发酵了几天,局面一而再的反转,罗夕瑶利用水军完整掌控了节奏,鼓动网友的情绪。

    看着气愤填膺的餐厅顾客,方棠可以确定这个时候,只要有人第一个动手,尽对会带动围观的群人随着动手。

    到时候欧阳溪派来的人混在其中,蒋爷爷他们假如只是普通老年人,那就真的危险了。

    “不用担心,以后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交给我处理。”蒋韶搴大手揉了揉方棠的头,深不见底的黑眸里有着可以感知的宠溺。

    小棠不擅长勾心斗角的算计,所以她只需要做爱好的古董修复就行了。

    方棠回看着蒋韶搴点了点头,但是清冷的眼神却多了一抹坚定之色,蒋韶搴工作已经那么忙了,自己要学着成长,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留给他处理!

    看着叫嚣撒野的女服务员,蒋老爷子冷声质问,“你收了多少钱这样诽谤我们?”

    说实话,若不是亲耳听到顾琳琳她们三人的算计,蒋老爷子也不敢信任三个女孩子的心思能这样恶毒。

    明明连仇恨都算不上,只不过是争风吃醋的情绪问题而已,她们就能下逝世手,假如真有利益纠纷,那岂不是要草菅人命。

    “有钱能使鬼推磨。”秦老冷哼一声,为了钱,有些人连做人的底线都放弃了。

    “别认为有几个臭钱你们就能操控局面,我呸,网上的帖子我都看了,你就是个老色鬼,是个惯犯,把自己保镖弄成人证,呸!你一会是不是也要弄两个人证出来,说我是诬陷你!”

    俏丽的女服务员叫骂着,似乎气狠了向着秦老这边扑了过往。

    邋遢大叔立即上前两步将人挡住了,成果女服务员顺势往地上一摔,更大声的叫嚷起来,“老色鬼打人了……”

    “妈的,老子看不下往了!”人群里,一个壮汉似乎气狠了,暴怒的一吼随后冲了过来。

    场面顿时混乱起来,餐厅里就餐的客人,还有从外面进来看热烈的群众,一下子十多个人冲了过来。

    邋遢大叔早就安排好了人手,这边局面一乱,七八个身材魁梧的保镖立即快步上前,将“群情激愤”的热情群众给挡住了。

    “小棠,不用担心。”蒋韶搴拉住方棠的手,对上她担心的眼力不由解释道:“固然看着混乱,实在常锋已经把持住局面了,而且两三个内劲高手也近不了爷爷的身。”

    别看蒋老爷子和秦老年纪都大了,但毕竟都是内劲武者,所以蒋老爷子他们的身材素质比起那些趁机闹事的壮汉强健多了。

    方棠迟疑了一下,还是忍不住的问道:“可我们这样干看着好吗?”

    “你看秦爷爷脸上的兴奋,估计要不是常锋拦在前面,秦爷爷都打算亲主动手了。”蒋韶搴懂得蒋老爷子他们的性格,平日里谁敢和三位老爷子动手,今天这样的机会是可遇不可求,三位老爷子估计都蠢蠢欲动。

    方棠定睛一看,果真秦老眼中闪耀着兴奋的光芒,好吧,是自己想多了。

    不远处,美食女主播似乎都激动了,快步走近了一些,把镜头对准了混乱的局面,“宝贝们,现实里固然有黑暗有不公,但同样还是存在很多热情的群众,会路见不平、会见义勇为!”

    女主播豪情高昂的说完之后,余光扫过相隔不到两米的方棠和蒋韶搴,女主播话锋一转,带起了话题,“当然有光明也有黑暗,有些人看起来就冷血多了。”

    镜头刷一下对准了蒋韶搴这边,比起那些热情群众,蒋韶搴的身高和体格都阐明这是个练家子,偏偏蒋韶搴目睹了这一切却无动于衷,没有上前帮忙。

    “哇,这男人看起来真的很英俊,惋惜太冷血自私了。”

    “是啊,还有他女朋友,两个人就站在一旁看热烈,还是朵朵主播心肠仁慈,固然是女孩子,却敢上前拍摄。”

    “有些人活着他已经逝世了,有的人逝世了,他还活着。”

    女主播的粉丝刷着礼物,顺便贬低着方棠和蒋韶搴,同一时间,秦老的帖子直接被送上了热搜的第一条。

    女主播的截频还有现场的图片迅速在网上发酵,再加上水军的带节奏,这事真的闹得一发不可收拾了。

    方棠看着混乱的人群,也就五六个别有居心的,其他人能看出来就是普通的群众,所以欧阳溪安排的人还没有过来。

    “估计也快了。”蒋韶搴眸光一片冷冷。

    女主播还打算拍摄蒋韶搴,利用他峻朗的脸庞炒热气氛,可是对上他冰冷的凤眸,女主播手抖了一下,危险不安的感到让她本能的将镜头再次对准了秦老这边。

    就在此时,不远处有着整洁划一的嘿哈声响了起来,方棠回头一看,却是穿着白色道服的一群人举着广告牌走过来了,是某某跆拳道馆在做宣传运动。

    “来了。”蒋韶搴低声在方棠耳边说了一句,欧阳溪安排的人就混在这里面。

    “那边有人打架。”走在前面的年轻男人说了一句,带着身后二十来个人快步走近了餐厅,看起来是打算禁止餐厅里的混乱局面。

    女主播一看有人过来了,而且还都是穿着帅气的白色道服的年轻小哥哥,立即拿着手机走上前来,快速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下。

    “什么?竟然是帖子里那个老色鬼,他竟然还敢犯事!”一个小年轻气愤的开口,看着秦老这边的保镖似乎占了上风,气不平的冲了过往,“我过往帮忙。”

    “我们一起过往。”余下的人纷纷附和,呼啦一下,二十四个跆拳道馆的年轻人都冲进了餐厅。

    女主播似乎兴奋起来了,对着粉丝激动的开口:“宝贝们,你们看到了吗?这群英俊帅气的小哥哥来了,坏人必定会被制服的!”

    蓝本场面固然混乱,但毕竟普通人居多,所以邋遢大叔很轻易把持了局面,这会忽然多了二十四个人,而且还都是练家子,场面算是彻底混乱了。

    方棠终于看到蒋老爷子三人大杀四方的画面,尽对称得上是宝刀未老!

    欧阳家混在其中的人都被邋遢大叔这边挡下来了,剩余的十来个人呼啦一下向着秦老三人冲了过往。

    “喊得很有气势,可是下盘不稳!”蒋老爷子笑呵呵的点评着,一手捉住小年轻的胳膊,一个扫堂腿,叫嚣的小年轻狼狈的摔在了地上,被蒋老爷子顺势一脚给踢出往了。

    秦老更爱好用拳,速度极快,小年轻的嘿哈声还没有喊出来,秦老一记长拳正中对方的鼻子,顿时鼻血横流,痛的小年轻捂着鼻子嗷嗷的叫嚷起来,打架的架势早就忘记了。

    袁老看着就是个温和的性子,可出手却比蒋老爷子和秦老更为霸气,完整大张大合的英勇招式,眨眼时间就将两人给放倒了。

    “一把年纪了,你悠着点!”秦老嫉妒的看着袁老,自己收拾了一个,袁老头都收拾两个了,又不是比赛,速度这么快干什么?

    话固然如此,可是秦老迎战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蒋老爷子依旧是不急不缓,最后干脆退到安全角落里,任由秦老和袁老动手。

    方棠诧异的看着越打越猛的袁老,这真是之前那个笑呵呵,爱好字画的袁爷爷。

    蒋韶搴见怪不怪的解释,“袁爷爷以前的性子比秦爷爷还要暴烈,学习字画就是为了压压性子,爷爷和秦爷爷两个人估计都不是袁爷爷的对手。”

    围观看热烈和动手的群众都傻眼了,不是说是三个老色鬼吗?这武林高手般的风范是怎么回事?

    “老爷子,玩的差未几了,我们也该走了。”邋遢大叔退到蒋老爷子身边低声说了一句。

    好久没有运动筋骨了,秦老还想持续,不过看看这混乱的局面,倒是点了点头,“那行就回往吧。”

    邋遢大叔赶忙指挥着保镖开路,三位老爷子乐呵呵的离开了,事了拂衣往,深躲功与名……

    一个小时之后。

    西街口,客厅,邋遢大叔将茶水端了过来。

    “蒋老头,我决定在长源多留几天,至少要替小棠把这事给解决了。”秦老放下茶杯,一脸至公无私的做出了决定。

    蒋老爷子没好气的看了一眼秦老,尽不客气的戳穿,“你想留下来凑热烈就明说。”

    “其中有两个人是内劲中期的高手,而且打算下杀手。”袁老缓缓开口,对方杀气很重,明显是冲着杀人来的,这已经不是简略的报复泄恨了。

    方棠点了点头,向着袁老解释着,“顾琳琳她们知道蒋爷爷也在餐厅吃饭,所以临时打算下杀手。”

    顾琳琳的目标显而易见,蒋韶搴的爷爷假如由于方棠失事了,这两人的情绪确定会出问题,就算蒋韶搴不计较,他的家人也会膈应方棠。

    “顾家小姑娘看着没什么心机,没想到也会揣测人心。”秦老爷子冷嗤一声,蓝本认为顾琳琳只是被惯坏的千金小姐,但她能想到对蒋老头下杀手,看来也不是个好东西。

    袁老低头慢悠悠的喝着茶,顾家完了!谁也救不了了,之前诽谤老秦也就罢了,现在还打算对蒋老哥下杀手,固然根本原因是顾琳琳不知道他们三人的真正身份。

    但不管如何,顾琳琳都做了,最要害的一点是,顾琳琳对付的人蒋老爷子他们,那今天至少会闹出一两条人命。

    固然蒋老爷子三人全身而退了,可是网上的帖子炒的更加火热了,有了顾琳琳的掺和,一些正规的媒体也转发了这个帖子,而秦老成为了人人喊打的对象,网上的申讨声响成了一片。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晚风吹动着院子里的树梢带来一阵阵的凉意,一天的燥热似乎都消退了。

    一辆车向着西街口方向开了过往,汽车后座上,祝秘书放下手机低声向着闭目养神的方丰益汇报,“事态已经无法把持了,除了欧阳家和罗家之外,上京顾氏也掺和进来了。”

    方丰益睁开眼,呆板的脸庞显得更为冷血无情,“你筹备好合约。”

    “可?”祝秘书迟疑的看向方丰益,断尽父女关系也未免太尽情了一点,之前总议长也想过收买封指挥,难道就这样放弃了。

    “周继横的逝世和方棠脱不了关系,我不能让周家和欧阳家有理由攻讦方家,更何况方棠蓝本就不是我的女儿。”方丰益冰冷的声音响起,没有必要由于方棠而给方家建立一个一个的强敌。

    祝秘书张了张嘴,终极什么都没有说,毕竟除了欧阳家、罗家和上京顾氏之外,二小姐和都家有仇,而二小姐唯一的靠山之后封掣,树敌太多,总议长会下定决心放弃二小姐也是情理之中。

    工作间里,方棠右手的铅笔快速的在鸡血石的底部画出了边框线,没有用尺子量,可线条笔挺的没有一点起伏,尤其是四个边角的弧度,完整的一模一样。

    “内行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秦老赞美的开口,方棠这行云流水般的动作看着就赏心悦目。

    “要不是亲眼所见,谁敢信任小棠这么年轻就有这样深厚的功底。”袁老附和的点了点头,不知道的还认为是有几十年功底的老师傅。

    打好了边框线,方棠将铅笔放下,工作间的门却被敲响了,邋遢大叔探进半个身材,“小棠,方总议长来了。”

    方棠微微一愣,估计没想到方丰益会过来,自从方棠解除和周勇的婚姻关系搬到西街口居住之后,她和方家是井水不犯河水,方丰益会忽然登门,也难怪方棠诧异。

    “小棠,你出往看看,我们的印章也不着急。”蒋老爷子笑着开口,不管如何,那也是小棠的父亲,固然在老爷子看来方丰益这个父亲和蒋韶搴的父亲一样半点分歧格。

    方棠点了点头,随着邋遢大叔出往了。

    坐在偏厅里,方丰益的脸色变得更为丢脸,他此行是来断尽和方棠的父女关系,但自己没有开口之前,他依旧是方棠的父亲,更是长源的总议长,却连正厅都没有进往,被带来偏厅,这对方丰益而言已经不是怠慢而是耻辱了。

    方棠一进门就对上方丰益冰冷无情的眼力,假如她是原主的话,或许会有一些情绪波动,但方丰益对方棠而言只是陌生人,甚至不能算是熟悉的陌生人。

    方棠开门见山的问道,“找我有什么事?”

    “这就是你和我说话的态度?”方丰益声音陡然冷沉下来,呆板的脸上满是怒容,“你知道现在事件闹的有多大,一旦曝光你是方家的女儿,首当其冲被网友攻击的就是方家!”

    冷血无情的质问声回响在偏厅里,方丰益怒视着方棠,怒斥的语调里透着鄙夷,“你假如和封掣在一起也就罢了,和一个保镖队长谈恋爱,方棠,你自己不要脸别连累了方家!”

    欧阳溪和罗夕瑶是帖子的幕后操控者,这两人的行事手段在方丰益眼前还是太嫩了一点,不说漏洞百出,但是方丰益要将事情的始末打探明确还是很轻易的。

    在方丰益看来三个老者里,其中有一个就是那位蒋队长的爷爷,另外两个老者固然不知道身份,但不是蒋队长的长辈,或者是他爷爷的朋友,就由于这三个老头,却有可能将方家拖下水,成为网友攻击的目标,方丰益会如此震怒也正常。

    “即使曝光了,我也不会牵扯到方家。”方棠安静的回了一句,毕竟欧阳婧的目标是封掣,是州卫的权势。

    “二小姐,那两个人证固然是州卫里因伤退下来的,但只要二小姐你姓方,方家都会被拖累。”祝秘书中肯的说了一句,网友即使不已最大的恶意来推断整件事,但周勇或者徐家确定会伺机蒋方家拖下水。

    方家的敌人尽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给方家泼脏水的机会,别说方棠是方家二小姐,她就算真和方家脱离关系了,方家的敌人也会想法想法的把二小姐和方家挂钩。

    祝秘书看着沉默的方棠,二小姐在心机城府这一块毕竟还是太稚嫩了一点,不过想到方夫人对两个私生女的态度,再想到大小姐方毓和的聪慧敏锐,二小姐会这样“单纯”也正常。

    “所以你来到底是为了什么?”方棠正色的看向方丰益,固然她猜不透方丰益的目标,但无事不登三宝殿,方棠可以确定方丰益必定是来者不善。

    没有开口,方丰益对着祝秘书使了个眼色,祝秘书从公事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到了方棠眼前,也顺手将笔放了下来。

    “你签了字,这份申明表现你和所作所为和方家没有任何关系,而且你也不是我的女儿。”方丰益终于阐明了真正的来意。

    方棠快速的看着,这一份申明包含三部分,一份是方棠和方家脱离关系的申明,一份是领养申明,方棠的生母在申明里写的很明确,方棠不是方丰益的女儿,但自己无力抚养方棠,所以将孩子托付给了方丰益收养。

    第三份则是的检验报告,时间则是二十三年前,方棠出身当天做的,从检验报告也可以证实方棠和方丰益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他只是好心收养了方棠。

    但如今方棠惹出这么大的祸事,而且她也是成年人了,自愿和方家脱离关系也正常。

    一旁邋遢大叔还打算看一下申明,可是方棠已经拿起笔快速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好了,以后我的一切都和方家无关。”

    “二小姐,你……”祝秘书蓝本还想劝一下方棠,可方丰益和方棠都无心修复这段所谓的父女关系,他一个秘书也没有权利干涉。

    “小棠,这样无情无义的父亲断尽了关系更好!”蒋老爷子声音冷淡的响了起来,老爷子过来是不想方棠被方丰益给欺负了。

    方棠和蒋韶搴的亲缘关系都淡薄,但蒋韶搴自身足够壮大,他并不在乎这段血缘关系,所以蒋父偏心也好,冷血也罢,蒋韶搴都不会受到伤害。

    可是方棠却不同,她看着清冷,实则心软又仁慈,所以蒋老爷子真担心方丰益的冷血无情伤害到了方棠。

    到了蒋老爷子这个地位,方丰益上门的目标即使他没没有说,蒋老爷子也心知肚明,刚刚听了几句,果真如此,失事了,不帮着护着自家孩子,只想着断尽父女关系,简直是冷血自私到极点。

    “呵,这样的父亲不断尽了关系,难道还留着过年吗?”秦老的声音嘲讽的响了起来,大步走近偏厅,鄙视的看着方丰益。

    从上京来之前,蒋老爷子稍微调查了一下方棠的情况,自然也看过方丰益的履历,他工作能力极强,行事手段也干净爽利,长源被方丰益治理的很好,方丰益本身的事迹的确很光辉。

    但此刻,看着面色严正,乍一看很正直,实则却是自私无情的方丰益,秦老感到方棠不是他女儿也正常,他这么仔细私利的性子,可生不出小棠这样的好姑娘。

    方丰益脸色刷的一下变的更加丢脸,他是长源的总议长,走出往,谁见到了不毕恭毕敬的打招呼,即使是徐家家主徐世雄,两家私底下奋斗的再厉害,但是明面上,徐世雄也要对方丰益低头的。

    可今天在方棠这里,被三个老头给嘲讽了,就差没指着他的鼻子骂,方丰益满眼怒火,“三位还是自求多福吧,被临老被抓进往了!”

    “这就不劳方总议长操心了,身正不怕影子斜,网上的帖子闹的再大,事实就是事实,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蒋老爷子笑眯眯的开口,之前老爷子也想过日后蒋韶搴身份裸露出来,方家尽对会逝世扒着蒋家不放。

    方家假如是好的,蒋老爷子也不介意帮一把,可方丰益能干出让方棠嫁往周家联姻的事,这样冷血自私的父亲,蒋老爷子真不愿意和方丰益扯上关系,现在他主动断尽父女关系再好不过。

    “常锋,送客,我们也该吃饭了。”秦老直接下逐客令了,成功的让方丰益的脸色变得更为丢脸。

    方丰益冷静脸大步向着门外走了往,祝秘书也赶忙跟了上往,二小姐和方家还是走到这一步了。

    等两人离开了,蒋老爷子安慰的拍了拍方棠的肩膀,“我让人给你和方丰益重新做个鉴定,假如没有血缘关系就最好。”

    固然桌上还留有一份二十多年前的鉴定报告,但方丰益行事谨慎,固然方棠出身的时候,他还不是长源的总议长,即使有私生女也不会印象什么。

    但方丰益确定早就做好了事业方案,说不定这份鉴定报告就是造假的,目标就是防止多年之后,有人用私生女的事攻讦方丰益个人作风问题。

    “不用,我不在意。”方棠摇摇头,不管有没有血缘关系对方棠而言都是一样。

    当天晚上,祝秘书将有方棠亲笔签名的申明书公然出来了。

    “爸,方丰益竟然就这么放弃方棠了。”徐家书房里,徐绍一脸复杂的开口,虎毒不食子,比起方丰益的冷血无情,徐家还是有人情味的处所。

    徐世雄放下手中的文件,看了一眼申明之后不屑的开口:“方棠得罪了欧阳家和窦家,方丰益假如掩护方棠,就要和这两家为敌。”

    “若是因此能和封掣结盟也就罢了,要害是方棠和方家关系冰冷,封掣不可能站到方家这一边,这样百害而无一利的局面下,方丰益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一点都不奇怪。”

    “可方丰益这样的做法还是会冷了很多人心。”徐绍思虑的开口,之前让方棠嫁往周家联姻守活寡的时候,方丰益怎么不说方棠是收养的,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

    有利益的时候就是方家二小姐,现在方棠得罪人了,立即将方棠当成累赘一般甩开,方丰益趋吉避凶也没有错,可是做法太丢脸。

    徐父嗤笑一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方丰益不过是个道貌盎然的伪君子真小人,这一次为了撇清关系,他也只能如此行事。”

    “惋惜方棠同时得罪了欧阳家和窦家,否则这个时候我们还可以交好方棠。”徐绍叹息一声,他一直想要和方棠结交,惋惜她性子太冷,很难相处。

    如今方棠树敌太多,徐绍也只能放弃这个打算。

    “蓝本州卫从不会过问处所上的事务,但这一次欧阳婧和周勇走到了一起,再加上周继横的逝世,欧阳家只怕所图不小。”徐父眼神也凝重了几分,蓝本是徐家和方家的明争冷战,周家已经被他们两家视为囊中之物。

    可如今多了欧阳婧这个变数,徐父不得不戒备着欧阳家,所以这个时候,徐父只能静观其变,若是欧阳家和方家斗的你逝世我活,说不定徐家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沉思片刻后,徐父忽然开口:“小绍,你还是让人运作一下,暗地里帮着方棠,我之前收到消息,封掣和关家结盟了。”

    “父亲,你想要搏一搏?”徐绍脸色微微一变,这步棋一旦走错了,徐家只怕会万劫不复!

    但假如走对了,那么徐家就可以代替方家,成为长源第一世家!

    “只是暗中帮一把,示个好。”徐父缓缓开口,这个决定他之前也仔细的考虑过,却是利大于弊!

    周勇和方家不可能结盟,所以即使周勇知道徐家帮了方棠,他也不会明着动手,毕竟同时得罪方家和徐家,对周勇尽对不利。

    所以帮方棠一把,不至于得罪周勇和欧阳婧,可一旦封掣这边得势,徐家却刻意趁机更进一步。

    “我明确了,我这就往做。”徐绍明确的点了点头,他有着敏锐的直觉,所以徐绍总感到帮方棠好过和她为敌。

    !分隔线!

    顾朝阳来来长源并不仅仅是为了看程天王拍戏,陪着顾琳琳这个妹妹来游玩,而是由于顾朝阳收到一个不确实的消息,据说袁家老爷子来长源了。

    固然和袁家沾亲带故,但毕竟是出了五服的亲戚关系,袁家又是世家,不管是嫡系还是旁系的小辈都众多,顾朝阳这样的,逢年过节的时候都没有见过袁老,他也只是见过袁老夫人。

    所以顾朝阳根本不可能从袁家得到什么赞助,袁老要提拔也是提拔自家小辈,顾朝阳的名字估计老爷子都不知道,所以他才会想要制作一个偶遇的机会,再爆出和袁家有亲戚关系,说不定就能得到袁老的重视。

    “顾琳琳,你到底在干什么?”看到网上一直盘踞在热搜第一条的帖子,连一线女明星出轨被拍**的消息都只能屈居第二,顾朝阳不用看都知道秦老这个帖子背后有多少水军在操控。

    “哥,你这么凶干什么,我不就是趁机出口恶气而已,我又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顾琳琳不满的瞪了自家大哥一眼,这些年被娇惯坏了,所以即使顾朝阳语调重一点,顾琳琳都满腹委屈的不兴奋。

    顾朝阳揉了揉眉心,却也知道和顾琳琳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招招手让她下往了,这才对着旁边的中年男人开口:“三叔,你往处理一下,把顾家参与的痕迹都抹除掉。”

    欧阳溪和罗家对方棠出手,那是由于有直接的利益冲突,欧阳家的目标尽对是冲着封掣往的,方棠和帖子里的老者不过是被欧阳家利用的工具而已。

    但上京顾氏和庆州这些家族没有任何关系,根本没有必要掺和进来,何必惹得一身腥,顾朝阳第一意识到顾琳琳被自己惯坏了,就由于看上一个保镖蒋队长,竟然就敢将顾氏拖下水。

    “琳琳还太小,被人利用也正常。”三叔开解了一句,欧阳溪和罗夕瑶拉顾琳琳下水的居心就不纯,惋惜顾琳琳没看出来,被人当刀使了。

    顾朝阳叹息一声,思虑了片刻开口:“三叔你安排一下,明天我往见见方棠。”

    要将顾琳琳摘出来,除了抹除网上顾家参与的痕迹之外,方棠那边也必须敲打一下。</>请记住小说实力宠妻:天才修复师 最新章节 第127章 断绝关系网址:https://www.888gp.net/8/8853/61156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