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让人看不懂

作品:《席少强撩:夫人刚重生

    气氛倏然压抑,阴暗暗的让人心里发寒。

    席景琛眼睛里酝酿冷意,不过很快就被他压了下来,“她还小,不适合谈其他的。”

    “席景琛,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为什么他总有种席景琛护犊子的感觉?

    江不言品了一口红酒,亚麻色的头发看起来很帅朗,“你怎么突然关心这个了?”

    在他的印象中,席景琛属于那种对什么事情都漠不关心的人。

    就算家族企业倒下,除非他想管,不然谁都说不动他。

    偏执且执拗,让人看不懂他真正的想法。

    男人瞥了他一眼,气势沉稳,矜贵的理了理袖子,漫不经心道,“她救了我。”

    所以这是个什么理由?江不言是打死也不会相信的。

    这个男人做什么都没有章程。

    不过……

    “我对偶像绝对没有非分之想,你可别误会。只是想拜个师什么的,毕竟她那一身光芒没有人能抵挡的住。”

    云浅太强,他驾驭不住。

    和这样的女子在一起,生活肯定会充满了套路,江不言怕自己哪天被她玩死了,自己还乐呵呵的。

    哪知席景琛却是插着斜包,气势森然冰凉,缓缓站了起来,嗓音很冷,“你不是想去中心医院?我已经给你订好了去A国的机票,五分钟后出发。”

    江不言惊呆了,怒拍桌子站了起来,可下一秒男人的眼光扫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气势萎靡了下来,他声音有些委屈,“以前我怎么求你你都不让我去……”

    他以前听说傅左在中心医院就任医生,吵着闹着要去A国,可最后都无果而终。

    席景琛说什么也不愿意让他走,理由是为了以防万一。

    可现在他刚找到了新偶像,就要被迫分离了??

    表面笑嘻嘻,心里大撒逼。

    “能飞机延后吗?我才约了偶像去咖啡厅见面呢……”

    约了云浅?

    席景琛幽深的眼眸有了一丝轻微的波动,他很肃穆的回道,“我去给她说明白。”

    江不言:“……”

    这不是他要的结果,你去顶个毛用啊?

    墨黑浓郁的气势压到江不言身上,席景琛已经懒得和他废话,抬步走了出去,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两个黑衣西装男人也同时上来,很主动的为江不言收拾行李,干净利落,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

    “去方林中学旁边的咖啡厅。”

    席景琛紧闭鹰眸,静沉的出声,右手搭在交叠修长的腿上,像一个掌控大权的帝王。

    安亦应了一声,白色的保时捷划过,只留下后座男人的霸气。

    -

    关于李先华的负面新闻,方林中学第一时间就公开向大众大众道了歉,并断绝了和李先华的关系。

    这让方林中学的形象不至于跌的太严重,警方也因此介入了进来,最后李先华被判有期徒刑,入狱受过。

    云浅把云霖送到了校门口,漂亮的脸蛋洋溢着青春的活力,路过的同学没有一个不是仰慕敬佩。

    “云叔叔,你没事吧?”苏语嫣不知道从哪里过来,截住了刚要上车的云霖,红彤彤的脸上大眼睛眨眨,颇有几分乖孩子的风范。

    得寸进尺!

    “李老师,尊师重道这种品德我还是有的。你要是拉不下脸,我也不会勉强。”云浅有点生气的冷哼,嘴上边说,手上作势就要把云霖拉起来。

    底下顿时愤怒一片,这是什么事?

    明面上说是道歉大会,实际上不是摆明了欺负人吗!

    根本就是弄虚作假!

    “滚下去!”

    “老杂种,方林中学不欢迎你!”

    学生们呼声比之前还要高,底下的高领导冷汗连连,做了亏心事心里上蹿下跳,根本停不下来。

    决不能看着眼睁睁自己陷入绝境,他好不容易混到了这个位置,呼风唤雨的生活已经让他过的习惯了,千算万算也没想到会栽到云浅这个废物身上!

    高领导长的很尖酸,一把跳到台子上,吸引了一大批人,避免了事情的恶化,“同学们安静!这件事情学校一定会严肃处理,不会因为任何人而徇私舞弊!”

    这些话一传出来,云浅就忍不住低低笑了。

    贼喊捉贼说的不就是高领导?好一个不会因为任何人而徇私舞弊!

    要不是她看到了他收贿赂的样子,现在可能都已经被他这种大公无私的演技洗脑了。

    “李先华,你作为老师,做了这么不道德的事,云同学已经不追究,人要学会知恩,考虑考虑后果。你懂吗?”高领导背对着同学们,一张脸近乎扭曲,挤眉弄眼的样子让人滑稽。

    李先华一听就懂了,这是要过河拆桥啊?

    他牺牲了尊严去替他掩盖这件事情,如今高领导倒打一耙,搞的他做什么都不对了。

    呵呵,考虑考虑后果,不就是拿自己背后的台子来威胁他吗?

    “云先生,”他咬紧了牙齿,看了一眼高领导,还是低了头,给云霖磕了一个头,“请你原谅我!”

    云霖心里面很吃惊,但更多的还是快意!以往李先华只知道拿云浅的学业来威胁他,如今风水轮流转。

    众人鸦雀无声,人都这样做了,他们还能怎么样?

    高领导嘿嘿一笑,满意的点点头,得意的样子让李先华眉眼一冷。

    “同学们,既然李先华老师这么有诚意了,学校决定,消除他的优秀教师资格证,我……”高领导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众人突然指着背后的屏幕,没有一个人听他说话。

    怎么回事?

    四周吵吵闹闹的,他下意识感觉到不妙,猛地向后转……

    一张屏幕上,九个窗口同时分割,反映着不同的污秽视频……

    唯一的相同点,就是主角都离不开李先华!

    “李老师,你别这样……”

    “来吧,我是不会亏待你的,让我好好疼疼你,哈哈哈……”

    “只要三万块钱,我就开恩让你女儿继续读下去!”

    “你说出去有谁会相信你?这个学校可都是我的人,谁会愿意理你?”

    李先华猥琐的声音不断从屏幕里面传出来,甚至有些视频他已经全身**!

    所以学校的每一次学生跳楼自杀,都和他有关!

    那可是一条条活生生的生命啊……

    他逼死的不仅仅是那些学生,更是一个个原本幸福快乐的家庭。

    全校没有一个人出声,因为他们都气的发抖,根本说不出一句话。

    “噗通-”李先华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是你说的,不会发布出去!你言而无信!言而无信!”

    “打了我就得做好负责的准备。”

    席景琛优雅的交叠双腿,高贵的外表完全和说的话不符合。

    暗黑色的衬衫衬着他白皙的皮肤,色差感觉大,却多了几分贵气逼人。

    非礼了她还要她负责任?

    云浅淡淡蹙眉,毫不畏惧的直视他,“席先生,请你搞清楚,是你非礼在先。在法律程序上,我是受保护的那一方,所以你无权提出任何诉求,我没找你赔钱就够你感恩戴德了。”

    她很漂亮,娇媚到骨子里的那种,令席景琛心里浮出了一抹不似平常的躁动,但这种躁动被他毫不留情的压了回去。

    这种感觉连一向习惯掌握生杀大权的他都差点控制不住,莫名的窝火。

    森瑟的气氛压抑,“安亦,开车。”

    席景琛眼底隐着暴戾,又重新闭上了眼睛,努力压下差点失控的情绪,眉目里尽是森寒。

    云浅搞不懂他的举动,只当是个神经病。

    她美貌也牺牲了,车也上了,虽然过程不尽人意,好在结果在她的意料之中。

    “叮叮。”

    莫凡:“主子,我查到一丝线索!这次的拍卖会和平常的拍卖会大有不同。明面上是拍卖,实际上是一场蒙面舞会。每个人都必须戴上面具,若隐若现,让人琢磨。或许,这是安老的特意安排。”

    云浅敛目,嫣唇微微眯起,蒙面?

    这场拍卖会肯定有什么东西,是安老不希望公开的。

    从一个角度看,是营造神秘,但换一个角度想,就是不可告人的秘密!

    戴上面具,谁拍卖得了不得了的东西,也不会有任何人知晓身份,更不会有人借此机会下黑手,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对方是谁。

    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安老处心积虑的保护拍卖者的人身安全?

    她侧目看了一眼旁边尊贵非凡,冷漠的男人,两个人隔得很近,她甚至能闻到对方身上淡淡的双生花香。

    -

    苏家。

    “妈,云家最近起势这么快,万一哪天盖过了苏家,我们不就彻底抬不起头了吗?!”苏语嫣尖锐的大喊大叫,完全颠覆了学校的女神形象,眼睛里面只有恶毒。

    她到现在都忘不了云浅那双可以杀人的眼睛,好像里面住着一个魔鬼,随时都能吞了你。

    可越是这样,她就越嫉妒!

    凭什么她费尽心思才能得到的东西,到了她那里就不值一提了?

    她好不容易才让她成为学校的废材,结果就因为一场道歉大会,一切都白费了。

    苏语嫣不甘心!

    那双原本水灵灵的眼睛里满是狠毒,面部扭曲到了一块,很是恐怖。

    邢慧芳拍拍她的头,又给她倒了一杯水果汁,眼底闪过一抹精明,慈母笑着道,“妈一定不会委屈了你,乖女儿喝杯水,消消气。我早就想到了对策,绝对能让那小贱人翻不了身!”

    苏语嫣噘嘴,听到邢慧芳的话后,刚刚的怒气一闪而过,她连忙去挽住邢慧芳的手臂,一顿撒娇卖萌。

    “我就知道妈妈是最爱我的,嫣儿最爱妈妈啦。”

    -

    “少爷,云小姐,我们到了。”

    “你要是把我伺候舒服了,我就放你一马!”年轻警察挥着电棍,不停歇的抽打着半睁眼的云霖,闷哼声低低的让人心惊。

    云浅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个场面。

    谭松在一边吓的冷汗连连,这个蠢货!他是让他想尽一切办法诱骗云霖招供,不是让他来满足私欲的!

    要是惹到这位大小姐,他可就全完了。

    云霖半掩着眸,奄奄一息的抬了抬脑袋,嫣红的血顺着嘴角不断滑落,虚弱的样子没了前两天的温润慈爱。

    房间里气氛压抑,森冷的感觉遍布全身,没有一个人敢抬头凝望前方的少女,温度直线下降至零度!

    秀长的柔发飘起,云浅速度极快,大步绕到年轻警察的身后,细手毫不犹豫的握住他正准备落下的电棍,戾气浓重,凤眸中红光闪闪,妖冶的如同一个从地底下钻出来的魔女。

    “你……”年轻男子刚想转头呵斥,突然感觉肩膀上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脚,整个人如断了线的风筝,飞出了几米远!

    “哎呦呦……哪个儿子踢的老子?不想活了是不是?!”他捂着肩膀就想站起来,云浅淡淡扫眸,娇脚踩着他的头,宛如踩着一只渺小的蝼蚁一般,不值得一提。

    好快!好狠!

    谭松等人吓的倒退一步,心里将谭萌萌骂了个遍!

    不争气的东西,只知道给他找麻烦!不是说好了只是一个家境困苦的破落户吗?

    她见过哪个破落户能轻而易举的知道二十年前的事情?哪个破落户的身手能这么厉害?

    程杰见这个状况,当下就跑到云霖身边,气的他眼圈一红,差点就冲上去和他们拼命!

    清冷的声线让人胆战心惊,“哪只手动了我爸?嗯?”

    年轻警察脑袋被云浅狠狠的碾压了几下,还没提上的裤子一路滑到了脚底,只有呜呜呜的声音从下面传来,哪里有半点刚才狗仗人势的感觉?

    云浅的脚从他头上拿开,缓缓移到了他的右手上,“一只手碰了我爸,两只手就都别要了。”

    下一刻,杀猪般的叫声响彻在整个拘留所!年轻警察的手已经成了一双血淋淋的血手,经脉尽断!

    “把他留着,卖给那些嗜好独特的男人,我看着这姿色,这表现欲,混不到红牌就别回来了。”少女轻轻勾唇,说出来的话却是让在场的人不敢多说一句!

    那些嗜好特殊喜欢男人的人,哪一个不是变态?

    还混头牌,没有被搞死就已经是万幸了!

    听说里面的人最喜欢滴蜡,还有皮鞭助兴,进去十个人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出来。

    还不如死了!

    年轻警察疼的几乎晕厥,他愤愤尖利的嗓门大吼,“小杂种,我要去法院告你!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我要告你贩卖人口,告你袭警!我要你们云家都去死!!”

    他的手!这辈子就算是毁了!

    这个仇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现场鸦雀无声,没人敢出头多说一句话。

    又要告她?云浅觉得警察局里的人可能都比较异想天开。

    要是法院有用的话,怎么会还有这么多的不公平?这么多的欺凌?请记住小说席少强撩:夫人刚重生 最新章节 第六百零四章 让人看不懂网址:https://www.888gp.net/8/8851/61153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