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君臣相悖

作品:《明廷

    他不少傻子,徐文爵刚刚将周正的人赶出内廷,这边徐文爵就勾结叛逆,分明是周正的反击!

    现在这份案卷到了他手里,该怎么办?

    如果压着不处置,那是大罪,只怕眼前的刘六辙会直接将他送入诏狱。

    处置,必然得罪皇帝!

    钱谦益眼神闪烁不断,头皮有些发麻,他再次体会到了天启朝的感觉,左右为难,进退失据!

    短暂的春风得意,消失的一干二净。

    刘六辙看着钱谦益的表情,道:“阁老,徐文爵而今控制了内廷,皇上危在旦夕,若是阁老迟疑,出了其他变故,这样的罪恶,阁老承担不起。”

    钱谦益猛的站起来,盯着刘六辙道:“你们要做什么?”

    刘六辙道:“阁老的话下官不懂,还请尽快下令处置徐文爵一事。”

    钱谦益面上凝重,眼神闪烁不断,刘六辙刚才的话,是说宫里要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想到某种可能,钱谦益差点站不稳,连忙道:“快随我进宫,我要见元辅。”

    刘六辙双眼一亮,道:“是。”

    钱谦益与刘六辙很快进入东公主门,转而进宫。

    钱谦益在前面,后面是刘六辙以及上百的锦衣卫,大步的向着内阁进发。

    两边的人都盯着钱谦益,虽然没有说话,但表情都是一样:钱阁老带着锦衣卫这是要干什么?

    联想到刚才内廷禁卫被赶出的事情,所有人神情凛然,惧色。

    钱谦益脸角绷直,不断的抽搐。

    他怎么解释?他只是要去内阁!

    钱谦益强忍着,刚要转向内阁,忽然刘六辙挡住他,道:“阁老,元辅在宫里,直接进宫吧。”

    说着,一群人蜂拥着钱谦益,径直赶往乾清宫。

    在其他人看来,就是钱谦益带着人,直奔乾清宫。

    钱谦益想要挣扎,怒斥,却说不出口,被刘六辙等人架着一路到了乾清门前。

    钱谦益满脸怒容,低喝道:“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刘六辙将他抵在乾清门前,道:“阁老,您是逆案的主审,现在发现了逆贼,难道不应该向陛下禀报,请陛下圣裁吗?”

    钱谦益牙齿咬碎,哪里不知道刘六辙是拿他当棋子,眼神剧烈闪烁,道:“你们这样激怒皇上,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刘六辙淡淡道:“下官依律行事,谨慎克谨,不知错在哪里?”

    钱谦益看着乾清门内,道:“我要见元辅,见征西伯,否则我不会进去的!”

    刘六辙一摆手,一个锦衣卫上前。

    这个校尉与门卫道:“请通报陛下,钱阁老发现重要逆贼,特来禀报。”

    那门卫倒是知道钱谦益现在很得圣心,不敢耽搁,道:“请稍候。”

    钱谦益看着那门卫进去,张嘴欲呼,却不知道说什么。

    钱谦益头皮发麻,知道被推到了火山口,低喝道:“我与征西伯无冤无仇,还是旧交,为何要这样害我?”

    刘六辙瞥了他一眼,道:“你以为你做的事情,我们一点都不知道?你踩着三司上位,散播他们的流言,暗查他们的过往,甚至于还在调查周氏商会,你真的以为征西伯一点都不知情?”

    钱谦益神情悚然,这些事情,他做的极其隐蔽,最多就是在三司那露出了一些破绽,就这露馅了吗?

    钱谦益心神惧恐,道:“我对征西伯没有一丝恶意,一定是其他人栽赃陷害,刘大人,还请转告征西伯,我没有恶意,凡是好商量。”

    刘六辙看着乾清门内,道:“阁老还是好好想想,见了陛下,该如何说吧。”

    钱谦益头疼欲裂,恨不得转身而逃。

    他今天要是迈入这乾清门,那就会失去圣心,说不得还会失去清望,他立足朝堂的根本就没了!

    他仿佛又想到了崇祯初,他被赶出朝堂,崇祯一朝他就被闲住的情景!

    钱谦益心慌意乱,非常想逃,却被锦衣卫架住,动弹不得!

    钱谦益内心剧烈挣扎着,一队内监匆匆而来,笑着与钱谦益道:“钱阁老,万岁爷在等您了。”

    以往钱谦益一定会很高兴,现在确实半点高兴不起来,甚至想着朱慈烺呵斥他,不准他进宫。

    看着内监,又看看刘六辙,他无路可逃,只能硬着头皮抬手,颤抖着双腿的迈步进入乾清门。

    钱谦益双腿如同灌铅,一步一晃。

    刘六辙看着钱谦益的背影,转身低声道:“上官统领在哪?”

    一个校尉低声道:“在征西廊。”

    刘六辙点头,伫立在乾清门前。

    钱谦益不管再如何,还是来到了乾清宫,一路上他都在想对策,到了乾清宫,总算冷静了一些。

    朱慈烺对钱谦益寄予厚望,看着他进来,笑呵呵的道:“爱卿无需多礼,来人,赐座。”

    钱谦益拘谨的坐下,瞥了眼站在一旁的徐文爵,他故作沉吟一会儿,还是道:“陛下,锦衣卫那边刚刚给臣拿了一道案卷,是关于魏国公的。”

    徐文爵一怔,道:“关于我?”

    朱慈烺也是不解,道:“魏国公一直在南京,京城的逆案,与他有什么关系?”

    钱谦益起身将卷宗递给朱慈烺,道:“臣也有诸多疑虑,不敢擅端,特来请旨。”

    朱慈烺拿着卷宗翻看,只是匆匆几眼,猛的抬头看向徐文爵。

    朱纯臣给李自成献门的人,也是害死他父皇的凶手,朱慈烺绝不会忘记!

    这份关于朱纯臣的案卷,里面居然涉及到了魏国公徐文爵!

    徐文爵也不是傻子,从朱慈烺的眼神里警觉,噗通一声跪地,道:“陛下,臣冤枉!”

    朱慈烺也不傻,很快会意过来,阴沉着脸看向钱谦益,怒声道:“这分明是周征云的报复,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钱谦益站在朱慈烺身前,平静的道:“臣看得出来,只是,臣不知该如何妥善处置。”

    朱慈烺冷哼一声,道:“朕就是不放人出去,难不成他周征云真的还敢带人杀进来不成!”

    钱谦益躬着身,没有说话。

    他心头有些不解,不知道朱慈烺为什么这么的针对周正,即便周正的做法有些不妥,却也没到君臣生死相向的地步。

    要知道,当初张居正在位时,可不止圈禁年幼的万历皇帝,动辄还打板子,那是一点情面不讲,丝毫不顾及万历是皇帝,严厉异常。</>请记住小说明廷 最新章节 第五百九十五章 君臣相悖网址:https://www.888gp.net/8/8546/421971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