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欺人太甚

作品:《神医娘亲药师宝宝

    路人倒是觉得这个少奶奶平易近人,只有宴姬觉得十分讽刺,她家孩子是金枝玉叶,那自家宝贝就不是人了吗?</br>

    而最重要的是宴姬第一眼认出了这位所谓的贵妇居然是她庶妹宴柔儿,那也就是说眼前的这个孩子估计是侯府的千金了。</br>

    宴姬的印象中宴柔儿一直对她不冷不热,甚至好几次家里来了客人还故意带她到厅堂上出糗,最后又装出了一副温柔贤淑的模样来安抚她这个姐姐,结果赢得宾客的满堂彩。</br>

    当然原主没有分辨意识总觉得这个妹妹对自己还挺不错的,偶尔还拿东西给她吃,只是每次吃完之后都会上吐下泻,现在宴姬总算明白,宴柔儿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伪装。</br>

    她是庶女,家里嫡母嫡姐都在,她的姨娘也不大受宠,所以就想尽了一切办法来争夺自己的地位,原本按她的条件是嫁不到侯府中去的,尽管原主宴姬是痴傻儿,但这桩婚事可是经由皇上所赐!</br>

    但没有想到最终的结果宴姬会未婚先孕,而宴家的人不敢把事情抖露出来,失了面子是大,抗旨不遵可是要杀头的!!</br>

    这件事儿整个宴家得不到好处,得到好处的仅有宴柔儿一人。</br>

    思前想后,宴姬看她的眼神就多了几分的狐疑,宴柔儿感觉有一束目光投在她的身上,而她对上宴姬的时候,宴姬已经收回了目光,所以她只是觉得怪怪的。而且眼前的人也让她感觉到异常的熟悉,所以多看了宴姬几眼。</br>

    而多多看到这个女人一直盯着娘亲看,眼神也不是特别的善意,于是就拉住了宴柔儿的衣角。</br>

    “阿姨,你帮我评评理,刚才那个老妈妈居然骂了我!呜呜呜……”</br>

    多多的手上抓着的小糖人酱鸭,全都蹭到了宴柔儿的很伤,她穿的衣服一向很仙很美,挑的款式都是素净,一般人穿出来或许太过寡淡,但给她穿就恰到好处的引人怜惜,可是被多多这么一抓,身上立马就红一块黄一块的了。</br>

    宴柔儿的脸上克制着隐怒,可实际上她是真的很想发火,这是哪儿来的野孩子,若不是出门在外,她一定杖毙了他!</br>

    “阿姨,呜呜呜……”多多说着话,刚才吃的糖葫芦的嘴巴还往宴柔儿的衣角摸了摸。</br>

    宴柔儿这下想死的心都有了。</br>

    “顾妈妈,将他拉开!这是哪儿来的野孩子?”这一下宴柔儿这是再也克制不住了。</br>

    那个顾妈妈说罢就要上前来抓住多多,宴姬则一下子扣住了她的手腕。</br>

    “我的孩子不是野孩子!”</br>

    “呜呜呜,多多不是野孩子,多多才不是野孩子呢!”从小到大每到一个地方,看到宴姬一个人带着一个孩子总</br>

    有人猜测说多多是野孩子,这个词在多多的言语中是一个禁词,尽管他还不明白这个词的意思。</br>

    这个词同样也是宴姬的禁词,在她的眼里,凡事伤害的多多的东西,都是不可原谅的!</br>

    所以她一边扣住的那个婆子,另一只手毫不客气的施展了银针,她的速度奇快,只一瞬间银针便没入了那个婆子皮肤内,那个婆子只感觉自己的像是被蚊虫叮咬了一口,并没有多大的反应,但瞬间被宴姬一拉,就摔倒在了地上。</br>

    而宴柔儿一下子则甩开了多多,多多也同样摔倒在了地上,这一幕让宴姬差点红了眼,敢伤她的儿子,就得最好被她报复的准备。</br>

    说时迟那时快,宴姬准备动手了。</br>

    而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传来道:“二皇子,小侯爷到!”</br>

    底下倒是跪了不少的百姓,只有宴柔儿与宴姬四目相对。</br>

    来的二人都是相当的俊朗的男子,其中一个穿明黄色蟒袍的男人,剑眉星目,凤眸微挑,气势凛然,便是二皇子殿下。</br>

    另一个小侯爷则是丰神俊朗的人物,一双桃花眼即便是不笑时也是含情脉脉。</br>

    宴柔儿看到了二皇子和小侯爷同时到来,便即刻福了福身,虽然她也明白此刻的形象不是尚佳,但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br>

    “贱妾拜见二皇子,小侯爷!”</br>

    “嫂夫人请起!”二皇子微微点头,而头一次看到宴柔儿如此的狼狈的模样也着实让他诧异不已。</br>

    小侯爷百轩看到妻子这个模样则微微蹙了眉头,看了看宴姬。</br>

    “大胆民女,为何见到本侯和二皇子殿下还不下跪?”</br>

    “侯爷?”宴姬的唇角勾起了一抹邪肆的笑意,当真是好大的架子。</br>

    “民女不知为何要下跪?一来民女没做错事儿,二来今日是侯府夫人对民女的儿子下了重手,民女想要讨个公道,若是民女跪了侯爷,只怕百姓会以为侯府仗势欺人,侯爷应该不会为难民女吧?!”</br>

    “你……”宴柔儿真的没有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宴姬会反咬了她一口。</br>

    而百轩更是怒火中烧,这个女人太过放肆了。</br>

    今日这件事儿他才不管谁对谁错,但他的妻儿在外边受了委屈才是真的,他看到了自己的宝贝女儿哭成了花猫脸,而自己的妻子满身污渍,便认定了妻子是受了委屈。</br>

    而这个时候那个顾妈妈便跪着的哭声把事情的经过,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br>

    而这其中宴柔儿分明就是无辜地对象了,起因完完全全就是这个女人和孩子蛮不讲理,于是她颠倒黑白的说法。让小侯爷更加怒气冲冲。</br>

    </br>请记住小说神医娘亲药师宝宝 最新章节 第十二章 欺人太甚网址:https://www.888gp.net/8/8184/56412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