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麻烦大了

作品:《莫须轻言誓年华

    我才知道原来我对所谓官司的认识是有漏洞的,我总以为一个官司会打上好久,拖到原告和被告还有法官什么的都失去耐心才会结案,但是等到这场官司法官宣判结果的那一刻,我甚至不用扳手指头比算,我也很清楚,算上昨天,加上今天,这官司两天就完了。

    短暂得让我有点儿失望。

    被告那边在庭的亲人们开始有人低声哭泣了,我心里也有些难过,慕华芩变本加厉地以为这男人是造成袁晨彬不愿意再和她在一起的根源,态度越发坚决,加上幕晓这个金牌律师,和袁董袁夫人的意见,这个五年监禁的判决,真的就这么下来了。

    ***

    这个庆功宴的主角是幕晓,所以当他们高谈阔论的时候,我走神是完全没人留意的,因此我盯着碗里面刚刚夹过来的土豆块,认真地思考起了“无可替代的人”。zvx。

    他们,应该会在一起。

    我叹了口气:“反正他话都说得这么明白了,我看你还是考虑放弃,他已经知道你拿过钱的事,我觉得再纠缠下去,对你也没好处。”

    我几乎是从沙发上面弹跳起来的,十万?天上掉下来十万给我?是哪位神仙这么垂怜我?

    不是哪位神仙在垂怜我,是哪位神仙这么这么整我啊,远浩的财务居然能够把我不到四千的工资打成十万这让我的心掉到冰窟窿里面。

    结束了,袁董要为幕晓开庆功宴,我心情沉重地坐在餐桌边,看他们喝酒,慕华芩坐在我左边,低声问我:“你知道彬口中那个他喜欢的女孩是谁吗?”

    真正的危机,是学费。

    整整十万。

    你也太后知后觉了,分手多久了才开始后悔,我咽下这句话,开始想她前面的那个问题。

    是的,如果她多打个几百,也许我会后着脸皮就先借用了,可是她打了十万,就算我不说出来,对账的时候也必然会发现。

    “林嘉绮你不懂,”她哀怨地说:“你有真的喜欢过一个人吗?就是那种无可替代的,我现在觉得我已经没办法了,我以前并没有意识到他对我来说这么重要,可是如果那时候没有分手就好了。”

    我算了算在远浩经纪公司的工资,会在三天后发下来,首先它距离学费还差一截儿,其次,如果全都交了,我也就可以靠着吃风过活了。

    “你算算你要给财务退多少。”他回。

    我着实地焦虑起来,愁眉不展两天后,卡上冒出来一笔钱,我仔细看看手机收到的提示信息,以为自己花了眼,揉揉双眼再看,没错,是十万。

    然后戏剧到几乎荒诞的事情是,当我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家里的号码变成了空号,包括我爸和继母的号码,在他们集体换号的时候,他们完全忘记了通知我一声——当然我更加不愿意考虑的是,他们集体换号就是为了让我无法联系到他们。于是我特别诚实地回了短信给主管:“打多了。”

    我说你不用这么应景?这歌声在我听起来突然间就无比凄凉,好在他利索地接了电话,离开了餐桌。

    距离开学还有五天时间的时候,韩欣和幕晓你侬我侬一起开始研究下一步到底是谁迁就谁来继续走下去不用异地相思,袁晨彬躺在医院安心养伤,而我却恐慌起来了,我已经两个月没有给家里打过电话,然后我才意识到,这是大三的第一学期,这意味着,我要交学费了。

    余光里面袁晨彬看着我,也微微笑了。

    我抬起头,看到坐在幕晓身边的韩欣微微笑,虽然两人并没有重归旧好,但是眼下的情况还是很乐观的,两个人都在坚持不懈地互损,但是我们也开始试着习惯他们这种畸形的感情表达方式。

    “九万六千多,”我编辑短信的时候还是觉得天意弄人,不由自主地抱怨:“不带这么玩我的啊,刚刚我一看到那么多零,你不知道我有多激动,还当老天知道我缺钱就掉钱给我。”

    那一刻,那男人站在被告席上,出乎意料地平静,只有我不平静了,因为,他回头深深看了我一眼。

    她纠结地说:“我不甘心。”

    “可是是我工资的好多倍。”我如实回答,“多太多了,我想不说也不行啊。”

    “哦,九万六千多的话,你不用退给财务了,那不是多打的,那是袁夫人从自己的外出费用里面出的,她交代财务打给你的,工资条上也已经标为奖金了,你就拿着,我还当财务不小心又多打给你呢。”

    我甚至听不出这话是她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对我说,昨天她其实已经问了袁晨彬这个问题,不过恰好赶上了休庭的时间结束,大家又匆匆地回到了法庭,然后她就一直心神不宁。

    我现在真没心情理会这种问题,我满脑子都是那男人的眼神,于是我敷衍地回应:“谁知道呢。”

    慕华芩哀怨万分地偷偷苗袁晨彬,而我哀怨万分地看着碗里面的土豆块,听见袁晨彬开口说:“这个糖醋里脊做得没有林嘉绮做得好吃。”

    袁夫人一脸惊讶:“嘉绮还会做饭?”

    而我,可怜的林嘉绮,我大概应该考虑一下摆个地摊什么的,我想到这里的时候,幕晓的助理的手机响起来,我没想到这年头居然还有人用这样的手机铃声:“那个人在天桥下留下等待工作的电话号码,不知道有没有人打给他”

    “多多少?”他回过来。“多了是好事,你可以不用说出来的。”

    我们都很清楚,这不仅仅是五年,我们都处在人生最关键的时刻,还有一到两年我们的大学就毕业了,然后我们的生活才要有一个新的开始,可是这个可悲的男人,因为一时冲动,就把一切都毁了。

    我抬起头微微笑,然后顺从地夹了排骨。什扳指失。

    我佩服起自己的大条来,居然会把这么关键的字眼给忽视了。

    一桌人都笑了,我突然开始享受这种氛围,有些温馨有些平淡渗透出的踏实,我想,如果我妈妈尚在人世,不知道我会不会有这样的一个家庭,母亲嗔怪地说我挑食,而父亲则镇定自若表示不动声色的习惯。在这一刻我突然很羡慕袁晨彬,很羡慕他还可以吃到这样一顿饭。

    什么叫做“无可替代”呢?其实人本性这么自私,又会有谁离开谁就不可以,恋人能够反目,信仰也能背叛,还有什么是会一直不变的,我在这个时候头脑稍微冷静了一点,这才讽刺地想到了袁晨彬那句话中的那个“可能”。

    这短信吓了我一条,于是我直接一通电话飚了过去:“主管,这袁夫人给我的钱算是怎么回事啊?”

    手中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信息来自主管:“林嘉绮,你的工资结算已经完成了,财务说刚刚给你打过了,你核对一下没问题。”

    韩欣接腔:“所以说呀,像嘉绮这样的女孩子,谁能够娶到她真是福气啊。”

    这个话题为什么会突然转到我身上来?我不解地想找句合适的话来说,幕晓解救了我,他看着韩欣说:“是啊,不像韩欣,韩欣做的饭让人吃过以后会接连几个月都没有食欲哎——我说韩欣你踩我之前能不能先看看,你穿的可是高跟鞋!”

    这比考虑袁晨彬那堆意味不明的话要现实的多。

    是啊,他会留恋着慕华芩,他会憎恨袁晨彬,但是对我他原本是没有任何情绪的,这也成为我可以欺骗他的法宝,但是如今

    眼神里面没有悲伤没有愤怒,什么也没有,这才是让我害怕的,在这么一个宣判的时刻,他没有看慕华芩也没有看袁晨彬,他看的是我。

    “大概是看你救了袁少,其实具体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袁夫人去财务那里查了一下你的工资,然后发现只有三千多,就说要凑个整给你发,主动提出要支自己的费用,”他在那边声音里面笑意浓浓:“可能还是在用这种方法来感谢你,你就收下。”

    朦胧中听到袁夫人在说话:“嘉绮,别光吃菜啊,多吃点儿肉,你太瘦了,要补充一下营养。”

    我不可能现在跑回云南去探究这家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以至于集体换号,我的放弃本能适时地发挥作用,让我压根就不再追究这个问题。

    “这年头做饭做得好的女孩子还真不多了呢,我们老是跑来跑去忙生意,家里袁晨彬一个人,厨子还老是一茬一茬地换,这孩子就是挑剔。”袁夫人看着袁晨彬的眼神有些不满。

    景柯忙接话:“不单单是会做,而且是专业厨子级别的水准。”

    以后会如何呢?这件事已经告一段落了,摆在我面前现实到让人无法逃避的下一个问题是,开学后我又要开始找工作,还要在保持班主任不发飙的情况下逃课上班,这样才能继续维持我的学业——虽然我的学业不怎么理想,但是我还是不想放弃。

    挂断电话,我又翻回去看看那条银行提醒短信。

    袁夫人给的?

    ——这下,我才觉得麻烦大了。请记住小说莫须轻言誓年华 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八章 麻烦大了网址:https://www.888gp.net/4/4087/28014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