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告白

作品:《莫须轻言誓年华

    在有空的时候,我去看了顾小西提到的,学校里面论坛中关于这件事的描述,然后我吓了一跳。(hp;//.. 燃§文&书&库

    诉那花已。顾小西告诉我的版本已经算是保守的了,待到我去看的时候,页面上已经一片混乱了,大家,主要是学校里袁晨彬的那堆花痴和一些八卦热衷人士各执一词——虽然没有一个执的是正确的词,但都义正言辞地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据说不是慕华芩被她前男友叫去,而是袁晨彬主动请缨要去制裁这个前男友的,而且不是袁晨彬生气了先动手的吗?”

    “感情这东西和很多东西一样,都不是坐等天上就会掉下来给你的,韩欣已经错过一次,应该更加明白这个道理,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还是没办法为了幕晓勇敢一次,那我想她对幕晓的感情也就只是如此,没必要再难以释怀。”他看着我说:“如果你真的喜欢一个人,你愿意眼看着他,然后转身离开说自己没有遗憾么?”

    我补充了一下:“尤其不按你的理出牌。”

    他突然笑了:“嗯嗯,你总是不按理出牌。”

    “这这算是什么坑爹的计划啊?!”我忍不住说:“你明明知道韩欣最初就是因为缺乏勇气才会错过的!”

    他轻轻拉住我的手,继续说:“再考虑一下,关于你那一堆周详的关于逃离我的计划,我希望你的所有计划可以胎死腹中。”

    他说:“我不愿意。”

    所有的细节都已经谈好,幕晓很细心,我们甚至对大家的证词都做过检查,并设想了对方律师可能问出的比较难以应付的问题,基本上万事俱备,只欠开庭了,最后一次商量之后,大家都一副胜券在握的心态,除了依然不愿意介入的袁晨彬和心怀鬼胎却不得不服从的我。

    袁董和袁夫人要送幕晓,这是他们的惯例,慕华芩还在等我一起走,我面露难色,袁晨彬说:“怎么,难道有什么不方便?”

    我的手触到他的背部,我清楚地感觉到他的动作顿了一下,他刻意不看着我,说:“因为你压根就不可信。”

    我也不想和他争辩,手上微微用力,把他扶着坐起来,然后站在病床边说:“说,你什么计划,我以为你会在开庭之前安排他们见面,结果月老,你让艺人总监给韩欣安排一堆培训,你难道是打算让他俩法庭见么?”

    “我才不相信袁晨彬会做这样的事呢,我打赌他一定是为了保护慕华芩,真是痴心的好男人”

    “不行么?”他反问。

    “我能不回答吗?”

    ——这是个什么情况。

    “你语文老师是音乐专业毕业的么,”他拉紧了我的手:“我的意思是,收回你那段要疏远我的废话,安心地享受袁家恩人的待遇,你也看到我妈有多感激你了,而且你看我此刻不就拉着恩人的手感激涕零么。”他配合着自己的话,抬头冲我炸眨了眨眼。

    “你有没有告诉韩欣?”他用手撑着床,试图坐起来。他看着我,过了一会儿问:“你不问么?”

    于是我在医院病房再次见到这个故事里面的主人公也是受害人——袁晨彬的时候,油然升起一种他在医院没有网络,无知也是一种幸福的感觉。

    他拉着我的手卡了一下:“你有脸说我不严肃吗?”

    “”我怀疑我听错了,“难道你不想将他绳之以法出口气?”

    “为了我。”他说。

    “好,”我感受到什么靠在了我的手上,听见他在说:“留在我身边。”

    “我”我干巴巴地吐出这么个字,因为不适应他脸上此刻的温柔表情而局促起来:“没事,我是小强,生命力很顽强的。”

    我的心底有一片柔软在扩散,但我还是忍着,问了句:“为什么?”

    我回头看袁晨彬:“什么事?”

    我不得不走过去轻轻扶他:“没有,你也太信不过我了。”

    “想过,曾经很想,不过现在已经没什么感觉了,他是一时冲动,要怪只能怪我倒霉,怪慕华芩倒霉,会有这样的前男友。”

    “这可是你的官司,”我无奈地说:“要是幕晓见了韩欣一个激动,挥失常怎么办?”

    “那你敢不敢不要用这种搞笑的风格。”我别过头,“还有,收起你那副楚楚动人的模样。”

    手上传过来的,是他掌心的温度,曾经在我低落的时候,抵在我的背后给我的力量的,这温暖的手,让我的思绪混乱起来:“我说你能不能总结一个中心思想?”

    我好不容易酝酿起来的严肃表情瞬间崩溃:“跟我说话你还想着吊我胃口留悬念啊?”

    我做了个深呼吸,然后做了个评价:“兄弟,你皮肤真好,怎么保养的?”zvx。

    ——很显然,在我们所有当事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这个故事已经经由众人之口展成了数个更为神奇的版本,这么多会让袁晨彬吐血的版本,不知道他会不会看到。

    “我是很严肃没错啊。”他无辜地看着我。

    是的很不方便,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嘴上却被慕华芩抢了个先:“那嘉绮,你留下,我先走了。”

    “我看是放不下面子,多半两个男人都是因为面子问题才闹到这一步的!”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向我一摊手,说:“到时候就看韩欣有没有勇气不临阵脱逃,而是留下来等到结束以后走过去和幕晓说话,要是我都把幕晓带到了距离她只有十来米的地方,而她还没有勇气走过去,那只能说明他们俩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我乐了:“生活如果没有了调侃你,该是多么苍白。”

    我:“你真的是在帮她么。”

    我愣了一下,张开嘴想要说什么,却熟悉地捕捉到那种“这时候还是闭嘴比较好”的感觉。

    我一脸黑线:“我以为你在说一些很严肃的话。”

    他摇摇头,温和的笑容里面掺杂进了一些惨淡,“林嘉绮,你听清楚,这些话我只说一次,今天就是最后一次,我告诉你,不是因为你救了我,也不是因为你曾经帮过我,而是我心底的想法,我唯一确信的是,我希望你能够改变主意,因为我不想以后见不到你,我不想你躲避瘟疫一样地躲避我。我过去为你做的那些,并不是真的为你,我是为了我自己,我不想看到你那么辛苦,这不是同情也不是怜悯,这到底是什么,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我很努力,想给你更好的,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觉得这就是我的重心,到现在我也是这么想,所以”

    “反正你作证的时候可以从听众席走过去,你要保证韩欣不会有什么过激行为,幕晓和我们到得比较早,而幕晓又是律师,不会走下去,所以我要韩欣先看到幕晓。”

    “回正题,”他白了我一眼,说:“后天开庭,你和韩欣一起来。”

    “你那天很认真和我说你想要疏远我,我想知道是为什么。”

    “我说你这人真消极,你就不能想着幕晓见了韩欣,一激动,挥超常了么?”他终于转过脸瞪着我:“再说,其实你们商量的这些天里,我一次也没有说过我要把那男人怎么怎么样啊。”

    “是啊,慕华芩不但有这么一个前男友,还有你这样的前前男友,她真可怜,看男人的眼光一直都没长进。”我由衷地感叹。

    “你可以找一堆借口当作理由来敷衍我,”他说:“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我不想你一个人在我看不见的地方,让自己那么辛苦。”

    我沉默着,等下文。

    “这样说的话,她很有可能还会再错过一次。”他托着下巴,一脸深思熟虑的样子。

    我转过头,看到他拉着我的手,轻轻贴在他的面颊上,看不清楚表情,语气显得低沉:“我很认真的。”

    一众人浩浩荡荡要离开病房的时候,袁晨彬叫住了我:“林嘉绮,你等一下,我有话问你。”

    “啊?”我有点儿摸不着头脑:“我和她一起?”

    “楼上的一定是小道消息,我跟你说,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而是慕华芩和前男友藕断丝连,被袁晨彬捉歼啊!”

    他说:“自从再次和慕华芩有交集以后,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我是真的喜欢她么,还有我喜欢她什么,所谓的‘喜欢’究竟是什么,我想了很久,我只能承认我对这种感情不得要领。包括我常常看到有像慕容朝歌这样的女孩子,很认真地关心着我,我还是会迷惑,我会想,她们对自己的感情是不是就那么确信呢?我想不出答案,想到会觉得累,但是现在有一件事是我可以确信的。”

    “然后呢?”我摩拳擦掌,仔细听着他的计划,有点儿兴奋起来。

    “那是不会再逃开我的意思吗?”他问。

    “你语文老师那么好,你自行理解啊。”

    “真倒霉”他微笑着,低头把唇抵在我的手背,然后说:“林嘉绮,我好像喜欢上你了。”请记住小说莫须轻言誓年华 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五章 告白网址:https://www.888gp.net/4/4087/28014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