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扯淡

作品:《莫须轻言誓年华

    翌日——

    宣铭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我正在网上看些租房子的广告,还有兼职之类,他是约我吃饭的,我一看马上就到中午,于是爽快地答应下来了。(..?燃文书レ

    自从那次想清楚以后,我就一直在考虑怎么和宣铭把事情说清楚,这种思考没有间断地关馋了整个吃饭的过程,我心不在焉地想,这太为难我了。

    我点点头,“其实宣铭,我有话想要和你说。”

    ***

    “我早都知道了。”我对过期报道一向没兴趣。

    ——袁晨彬完全是抱着帮忙的意思去的,也不知道事情到底展到这一步没有。

    “那你是要听呢,要听呢,还是要听呢?”

    “我是真人不露相!一有爆炸性新闻,我自然会出现的,这次真的不得了了,听说慕华芩和袁晨彬一起被绑架了!”她的情绪转换很快,已经洋溢着兴奋了。

    我:“”

    非常遗憾的是,我和宣铭这次具有历史意义的会面最终也在仓促中结束——我居然接了个来自警察局的电话。

    “那个作案人不识好,到现在还在叫嚷着要是出去了一定要你好看,所以你在出庭作证的时候,先为自己斟酌一下。”警察好心地提醒着我。

    她看见我的时候,站了起来:“林嘉绮,谢谢你。”

    他的语气依然平静:“嘉绮,你看,这是我最喜欢来的店,我以前常常一个人来这里,后来遇到你,我想着一定要带你来,我本来希望可以常常带你来有时候我告诉我自己,我应该再坚持一下,也许事情就会有转机了,但是一直以来,我现,你很多事情始终不愿意对我说,而且,你是个太有想法的女孩,你不会依赖任何人,更不会依赖我,你不容许自己有弱点,你时刻武装着自己就像是一个站在战场上的战士。”

    “我没事,可是彬”她的啜泣声又打了一点儿。

    ——“前”字加了重音,此事真伪待定。

    然后还是被他打断了:“走路的时候,少说话。”

    慕华芩于是叫了袁晨彬,意为告诉他自己已经和袁晨彬在一起,叫他死了这条心。

    “因为不这样就无法活下去啊。”他感慨道。

    不郁闷是不可能的。

    我在这种左右两难的心境下,越词穷了。

    我们之间的对话以她这些话作为一个利索的终结,我再也无心安慰她,而且我很害怕下一个瞬间我会忍不住抽她——不过是进去说了几句话?

    吃完饭,他带着我穿过大街小巷,来到一个装修独特的咖啡厅坐下了。

    他轻轻摇头,说:“嘉绮,女孩子太聪明就不可爱了,把别人的心思分析的比对方还要清楚,对着你喜欢的人,可别用这种残酷的方式折磨对方啊。”

    “好我要听。”

    “已经有人整理好整个流程放在论坛上了,被大家转疯了都。”她诚实地回答。

    话没有说完,眼泪就先制人地下来了,我立刻败下阵来,手忙脚乱地掏出纸巾递给她。

    “不要在我打算放弃的时候说这些话啊,”他看着我,双眸充盈着哀伤:“不然我可能要收回我的决定哦。”

    问错问题了,我在心里抽自己,然后说:“没事,他会好的,你别担心”我迟疑着,还是说:“经过这次的事,我希望你也可以严肃认真地考虑一下你和前男友,还有袁晨彬之间的事。袁晨彬是袁家的少爷,这次的事就算袁晨彬不计较,我想他家里人不会善罢甘休,到底要怎么解决这件事,我希望你和袁晨彬也少量一下,如果可能的话,我想知道结果。”

    接着,袁晨彬去迟了一步,前男友和慕华芩一言不合已经陷入僵局,袁晨彬遇上了慕华芩被欺负,于是和前男友扭打起来,过程极其惨烈,然后袁晨彬就被制服了,慕华芩因为放不下袁晨彬没有及时逃走,也被抓了起来。

    “到底有多少人知道这个不靠谱的版本了?”我沉着气问。

    “或者我可以告诉你真相,让你添油加醋地杜撰成一个带着阴谋色彩的悬疑片,”我说:“要是票房好,你会给我分成么?”

    “不是我把你给忘了,你太久不出场,读者也会把你给忘掉的啊()。”

    “你不会的,”我说:“因为你和我一样不,你比我更会保护自己,你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怨天尤人过,就算再怎么辛苦,你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表现过,你才是那个不容许自己有弱点的人,所以你比我更加擅长放弃,你很明白,你放弃不是因为我拒绝,而是因为你的坚持没意义。”

    好慕华芩,不光你的男朋友都是天蝎座的,你也是天蝎座的对吗?我看着激动起来的她,清楚地认识到这样下去是谈不出什么结果的,于是打算就此告别。

    “去寻找那个可以带给你温暖和光明的人,”我看着他说:“也许你说的是对的,我的目光一直被那样的人所吸引,但是我和你一样,始终处在一个被动的位置上,但是过了这么久我现了,其实感情这种东西,你没办法给它定义的,你也没办给自己贴标签。你以为你喜欢的人该是什么样子,可当她出现了你就知道,她是什么样都不重要,你就是喜欢她,不管她是光明的还是黑暗的,温暖的还是寒冷的,都不重要,你只是喜欢她,她温暖你就享受温暖,她寒冷你就适应寒冷,你的目光始终也只追随一个人,而其他的一切,都是她的附属。”

    “你不记得我了,我是娱记——顾小西啊!你这个没良心的,你把我给忘了!”她在那头气愤地叫嚷起来。

    我在警察局的走廊见到了慕华芩,她妈妈坐在旁边给她的腿伤换药,一边絮絮叨叨个不停,看她的表情,很容易现她根本没在听。

    因为他总是温和的,他的语言他的笑容,甚至他的每个动作,都让人觉得他的不温不火是你难以化解的,所以我这拒绝他的过程就比想象中更加艰巨了。

    “那我也来祝福你,”他微微笑着,依然是那样波澜不惊的容颜:“嘉绮,祝你幸福。”

    “你很了不起,”我认真地说:“宣铭,我真的很佩服你,你对我来说几乎是完美的也正因为太过完美,我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能融化你的外壳,我希望有这么一个人,我希望她能够尽快出现,因为我不想你一个人继续这么辛苦了。”

    对,家,那才是,我们都苦苦寻觅不得要领的方向。

    我很激动,这辈子我没怎么去过警察局这地方,一去就是做口供,想起虽然连哄带骗,我还算是成功地救出了袁晨彬和慕华芩,我顿时自我感觉良好起来。当然,等我在做口供的时候听到桌子对面的警察说:“你是不是还告诉作案人不会有人和他追究?他到被拘留了还在问这件事呢!”的时候,我的感觉就直接

    我低下头,也硬着头皮开始吃饭,摸不清他在打什么算盘,只好坐等饭吃完再说。

    我扶着额头,无限焦虑,说句不好听的话,我连块皮都没擦破就救出了人,我还为此而沾沾自喜好久,结果救人居然不是一个结束,而是一个开始,我林嘉绮居然也树敌了?

    “那不行,”她说:“那会变成大屠杀的。”

    他还是不礼貌地打断了我:“等咖啡的时候,少说话。”

    在没心没肺的玩笑中,我没有忘记继续用余光扫遍了这个地方。我知道宣铭为什么会很喜欢这个咖啡厅,因为它的装修,就像——家。

    ——我猜袁晨彬如果听到这个版本,一定会吐血。

    他说:“你有心事。”

    等等好,也许这个“神秘的朋友”根本就不是我也有可能

    他似是无意地夹了鸡块放在我碗里,说:“多吃一点,我觉得你最近又瘦了,一定是工作累的。”——神秘的朋友?难道我林嘉绮在这个故事里面连出个名字的权限都没有么?

    我愣了一下,原来他走就现了。

    “你谁啊?”我还沉浸在刚才的情绪里,语气不怎么好听。

    “那我和你说哎,你不还在西安么,半个小时后,钟楼肯德基见,我给你做一篇详尽的报道,嘿嘿”她在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诡异到有些猥琐:“我好久都没有这么兴奋了!”

    我也笑了:“其实你说我喜欢向着温暖的东西靠过去,可能我也只是逃避罢了,比起我,你简直就像是要用寒冷来提醒自己还活着一样,你对自己更残忍。”

    在这个过程中,我本来开了一个头,我说:“我有话和你说”

    ——对,要不是老娘那几句话,要不是老娘整晚不睡地到处打听,要不是老娘跑到那里我真想知道你现在还能不能这么得瑟!

    她似乎并没有太意外,反而是一脸诡秘地凑了过来:“说,我就知道你肯定知道一些大家不知道的事。”

    比这还糟糕,昨晚我直接是以一种浪人的姿态坐在场外长椅上听完整场演唱会的,我想着,还是笑着说:“没事,韩欣和我说了,要是我想听,她会头给我开专场。”

    慕华芩这个样子,的确是我没有见过的,她的所有优雅,不动声色,还有沉着都不见了,此刻她就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姑娘,啜泣着,还在说:“真的很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怀抱一腔的郁闷无处泄,站在警察局外面的公交站牌那里,深深感到自己救错了人,衣兜里的电话突然震动起来,没有看屏幕,我直接按下了接听:“喂?”

    这个版本不光会让袁晨彬吐血,听完,我也想吐血了,我对着顾小西,一脸沉痛地说:“你从哪儿听来的?”

    其实当时我根本没有想过那么多,只想着救人,至于那个因为一时冲动而铸下大错的可怜男人,我以为我给的解决办法是在帮他,然而——

    袁晨彬受了重伤,奄奄一息,而慕华芩在四面楚歌的时候,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巧妙地骗过了前男友,终于打出一个通往外界的电话,联系到一个神秘的朋友,这才解救了自己和袁晨彬。神秘的朋友将不法分子绳之以法,皆大欢喜啊皆大欢喜。

    和顾小西坐在肯德基两个小时,我看着她口沫横飞,于是我拼命地护住了面前桌子上的蛋挞和薯条,就算这样也丝毫不能减弱她的兴致,而这个故事通过其他人之口再传入她的耳中,显然更加传奇更加不合乎逻辑了——

    这通电话言简意赅,告诉我在慕华芩被救出来以后,已经哭哭啼啼地先指控了她的前男友,因为有人重伤,这算是刑事案件,所以需要我过去配合做口供。

    “什么神秘人,我打赌他还是来自地球的。”我说:“你乱七八糟的片子看太多了,我作为这件事的目击者,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你听说的那些,全都是——”我简短地下了个评价:“扯淡。”

    “呵”他轻轻笑起来:“像我这样的人,也许一辈子都找不到?所谓的爱情。”

    结果,等咖啡的过程中,我说:“宣铭”

    这种心情有点儿b——一方面,我很担心我说出不好听的话,他突然就小宇宙爆了,拍桌子走人,另一方面,如果我话说清楚而他依然这副模样,笑容可掬,那我就会觉得我太他妈浪费感情了。

    开头还算正常,慕华芩的前男友打电话给慕华芩,苦苦纠缠不愿意接受分手的事实,于是慕华芩扔出了这么一句话:“不和他谈谈,他就不知道自己是前——男友!”

    就这一句话,把我刚刚酝酿了一堆的话又在脑子里打回了一盘散沙的状态,面对宣铭这样一个人,你很难说出什么难听的话。

    “嗯嗯,我会记得说出我不开心的事,让你开心开心。”

    “我的灭口工程量大概会很大。”

    “先吃饭。”他看了我一眼,低下头说:“吃饭的时候,少说话。”

    “大家都是这么说的,多传奇啊,有爱情有绑架还有神秘人!就差勒索和情杀了!”她一脸的激动完全不掩饰。

    就像洞察了我的心思一样,他看着我,说:“但是我就是不想听你说出来。”

    我永远无法理解顾小西对八卦新闻的热情,正如她永远无法理解我对暮光的热衷,大到欧美影星们的各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暧昧关系,小到食堂一号窗口那个帅帅的厨师其实是同志这种事——她无一不知无一不晓,于是她往往能够在多人物多复杂关系的影视剧作品中找到一种契合,因为人多的地方事儿就多。

    在我走之前,她一脸不被理解的委屈,留给我这么一段话:“林嘉绮,被关住的不是你,被打的也不是你,你知不知道我当时被绑在椅子上,他要彬自己打自己,我必须眼睁睁看着?!他打彬的时候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着彬被打,都是因为我!你也许无法理解我的想法,因为你和我还有彬都不一样,我们才是真正的受害人!而你你不过是进去说了几句话,不是吗?”

    其实我憋着没说的那句话是,你知不知道你那个神志不清的前男友已经把矛头转向我这边了呢?

    我低下头,觉得此刻说什么都是废话了。

    “哎?你消息比我还快?”她说:“不过,我这里还有其他内幕的哦,要不要听?”

    我和她一起在走廊的长椅上坐下,我轻轻拍着她的背,就像哄小孩子一样,问:“你的伤没事?”一后考到。

    “不你其实也很清楚,不是吗?你要的不是惺惺相惜的感情,你早就现了,就连你最初的反应,都在排斥和你相似的我,”他说,“我一直以为对我来说,能够找到和我如此相似的你,是我的福气,却一直没有现,对你来说这反而是一种负担。你会愿意和团长在一起,你会倾向想袁晨彬敞开心扉,因为你的目光始终被那些温暖的,光亮的东西所吸引。而我,我在长久的黑暗中迷失了,于是我开始寻找能够和我一样适应黑暗的人。”

    我点点头,说:“不管一个人还是两个人,不管在哪里,不管什么时候,我还是那个愿意听你说话的人,请你记得,我永远当你是朋友。”

    我现在不得不关心起这起案子的过程和结果,我已经见识过那个男人丧心病狂的模样,我不想见第二次,而且最大的问题是,第二次我就骗不了他了。

    “嘉绮,爆炸性八卦!”

    他说:“你不用说的,就今天剩下的时间好了,我不会多问你再要,明天开始,我不会再找你了。”

    “你有两个选择,”她压低了声音,就像在进行什么不正当的交易:“一是血洗l大,或者你可以告诉我真相,让我来给大家事实。”

    “真可惜啊,”他突然叹息,“难得暮光演唱会,结果你昨晚还要工作,没机会好好欣赏一下演唱会。”

    “不是,我的意图被你现了?”

    我摇摇头:“你太高估我了。”

    “我说不要听你会不说么?”

    慕华芩看着我,回答出人意料:“就算彬不计较,我不可能不计较,我被关了几天,我也受了伤!这件事绝对不会这样结束的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

    “嗯,”我一脸严肃地说:“眼下我最想告诉你的第一件事,就是,大家知道的都太多了,我真想一个一个杀了灭口。”zvx。

    “我实在是装不下去了,你到底说不说。”

    “我可以不说吗?”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她模仿着电影里某个刑求者的口吻,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就招了!”请记住小说莫须轻言誓年华 最新章节 第一百章 扯淡网址:https://www.888gp.net/4/4087/28014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