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太逊了

作品:《莫须轻言誓年华

    “回不去了”眼前的男人一腔的无助,抱着头,与其里面有难言的懊悔。レ..com?燃?文?书库レ

    说再对给。我不擅长哄孩子,也就不擅长哄和孩子气的,说话没有给我一个逻辑关系的大人,我瞟了一眼慕华芩,她正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我,我再次对面前的男人提议:“先把慕华芩放了,总不能一直绑着她?你这样是不合法的,你早点放了她,她会原谅你的。”

    “不行”他的声音很低沉:“放开她,她就会报警的。”

    然后,他拖着我走到慕华芩身边,伸手从慕华芩头上取下了长长的绸质带,靠着胶带外侧又绕着绑好了死结。

    “那个男人是想要和慕华芩谈,但是谈的不愉快恼羞成怒才对她动粗我来的也不是时候,不但没帮上忙,反而”他的语气显得低沉:“那男人其实本不至于此,也许是因为我出现反而刺激到他,我没能帮到慕华芩,还害你到这里来”

    “我说你去坐在那里,你看见慕华芩受伤了?那都是我打的,你要是不想挨打,就乖乖坐过去。”

    “你到底怎么了?”我着急起来,浑身微微抖,我甚至觉得因着恐惧,眼泪随时都有掉出来的可能,可是面前这个人,却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作为回应。

    “别动——”他拖长了语调说:“你不能出去,也不能留在这里打扰我们。”

    我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看着他不停咳血,艰难地问:“你怎么了?”

    接着,男人也没多磨蹭,推着我,走到卧室门前,打开了卧室门,然后一点儿也没留情地推我,因为双手被绑在身后,我措不及防地向前倒过去,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疼痛让我微微扭了一下身体——这一刻,我实在太他妈像一条案板上蹦跶的鱼了。

    我安慰他:“没事,我包里没有任何带gps定位的东西,也没有窃听器什么的,我就是过来转转,你别在意。”

    “嗯,”他费劲地说:“我来的有点迟,慕华芩已经被他绑起来,他威胁我说如果我不自残似地打自己,他就会打她,本来我不相信,结果他还真的动手了,所以我”他顿了一下,说:“就按着他的要求打了,结果还没等我自残完,他又过来接着打,真是太怂了三个人被一个人搞的团团转。”

    “我本来也是想谈一谈”男人再次激动起来:“可是我约她来,她居然还带了个前男友!”

    眼看就要接近了的时候,我欣喜地看到他的手是被绑在前面的,这就意味着外面的那个保持没有想到这一点——我可以让他帮我解开双手!我乐了,而在我视线中的,他的双手,突然动了一下。

    “就你?咳咳”他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我穿着雪纺的短袖,背上突然一片温热,那触感是什么液体我转过身,惊讶地看见他捂着嘴巴,血正从他的指隙间流下来。

    “林嘉绮”他突然抓紧了我的手,头靠在我的肩上,低声说:“你不该来的,你怎么来了”

    “不,”他突然站起身,看着我说:“你知道了你也会报警的,我不能让你就这么走。”

    他轻蔑地瞟了一眼不能动作的我:“你确定你是来帮忙不是来添乱的?”

    后面传来一句安慰人心的话:“你呆在这里,不要多事不要多话,等我想到解决方法,自然会放你出去的。”

    林嘉绮,你也有今天!我在心中暗暗瞧不起自己,眼下袁晨彬还不知道在哪里,对着面前的慕华芩却又不能问她话,这种憋屈让我无比郁闷,我隔着中间十来米的距离看着慕华芩,而她也哀怨万分地看着我。

    “这是卧室,有见到或者刀子什么的吗?”我扭动着身体,试图站起来。

    我把视线移到他脸上,果然,他醒了,睁开了双眼。

    连着叫了几声没有反应,我也不能再放大音量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捋紧了我的心,我用手撑着地面坐起来,然后却怎么也站不起身,双臂被牢牢地束缚了,双腿也在软,我一边暗暗痛恨自己的不争气,一边小心地挪动着,到他身边去。

    我知道,我太让她失望了,我没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救兵,不过有些事,可以放弃,有些事是不能放弃的,比如当我看清楚了她身上的伤痕,我很清楚我们的处境有多么不安全。眼前她这个前男友已经丧心病狂了,袁晨彬的处境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我留在这里,就可以搞清楚袁晨彬这小子到底到哪里去了。

    于是,我翻个身,正打算用手支撑着地面的时候,我的视线落在墙角那边,我就无法挪动了。

    我不知道还能再问什么,只能重复地问你怎么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抬起头,无限疲惫地用手擦擦嘴角的血,说:“没事,挂彩了,被自己打成这样。”

    看他还能说这么多话,我放下心来,转过身命令他:“给朕松绑。”

    我看看慕华芩,顶多就是些轻伤,于是我善解人意地说:“没事,多大点儿事啊,去跟前诊所擦擦碘酒包块纱布的事,我跟你保证她不会报警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他闭着双眼靠在墙角,身上的浅灰色t恤和牛仔裤变得脏兮兮,上面还有已经凝固了的血迹,他的嘴角也有血,我不知道他是哪里受了伤,因此我更加着急,又顾忌着外面的人,不得不压低了声音喊他的名字。

    这年头,装清纯也不带这么玩的啊?谁还用绸质带?我简直无力吐槽慕华芩了,我没有说话,看着男人心想:有本事你丫用我的劣质皮筋绑啊?!zvx。

    “啊?”我愣了一下。

    “我是天使派来救你和慕华芩的,”我费劲地转过身,背对着他说:“快给我松绑,不然大家都出不去。”

    “彼此彼此。”

    “你不帮我?”我问。

    到这个时候,我反而不腿软了,拼命地开始挣扎,他的力气很大,于是我的挣扎就如同案板上蹦达的鱼一样不值一提,我的双手被胶带结实地缠在身后,我使劲往开绷了一下,纹丝不动,他是缠了多少圈啊?

    ——这下好了,袁晨彬一定也不会太远,我稍微放了心,说:“嗯,我觉得这就是慕华芩的错,她不该让别人介入的,我明白你的心情,所以你看,你先让闲杂人等都走,我在这里,你们也谈不好是不是?”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缓冲了一会儿,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他妈给我闭嘴,”我坚定地打断他说:“老娘是来救人的,不是来听你忏悔的,有话等出去以后再说,既然那男人只是一时冲动,我们自己就可以逃出去的,你给我振作点!”

    身后的门被关上了,我左侧的脸颊贴着檀木地板,这感觉实在不舒服,不过好处是此刻我终于可以一个人冷静下来整理一下思路,搞清楚到底生了什么。

    他倒是很大方,指着餐桌那边另外一张椅子,说:“你去坐在那里。”

    “我的意思是,”我苦口婆心就像唐僧:“有什么话大家可以坐下好好谈一谈嘛,何必整的这么压抑,你看你把慕华芩绑在那里,这不就变味了么,和绑架似的。”

    那男人此时谨慎起来,拿走了我的包丢在他身边的沙上,我的手机在那里面,于是我很着急,看得出他也很着急,一脸焦虑地翻着我的包。

    “啊?”我依然反应不过来。

    “呵”他长出一口气,“真是太逊了,居然被你训。”他抬起头:“你找找剪刀什么的。”

    “”我站起身目测了一下,这家伙大约一米八,比我高了十多公分,还是个男的,和他打我没什么优势,于是我特别没出息地,走到了他指定的椅子坐下。

    他打断了我:“你话真多,不该让你呆在这里的,的确会打扰我们谈话。”

    他额角有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好不容易停止了咳嗽,粗重地喘着气,问:“那个男人没有对你怎样?这么危险,你怎么会一个人来,真是太乱来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袁晨彬这个样子。

    我说:“你丫这时候还能睡得着?”

    “你被自己打?”

    他在我身后鼓捣了半天,说:“这带是个死结。”

    他走过来,二话不说突然扳过我的身子,拿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准备好了的宽胶带,不由分说地缠上了我的手腕。

    “我”

    “你出去会叫人来帮忙的,”他瞪着我:“你当我是傻子?!”

    “哟,皇上,您这精神状态,一点儿也不像被绑架的人啊。”

    我有点进退维谷的感觉:“那我去哪里?”

    “唔——唔!”慕华芩的语调起着我难以理解的变化,她看起来很着急,我白了她一眼,觉得烦,人家现在肯放开你就不错了,还对我说的话有意见?

    我附和着笑,一脸谄媚就像个歼臣:“我就说嘛,所以我这就走——”我站起身,思忖等我出去叫人来也就不用如此战战兢兢了。

    那男人看我一眼,把包丢在了沙上,说:“你不该来的。”

    我心里突然死命地难受,我故作轻松地说:“我要是不来的话,你怎么办啊。”

    “我的腿”他说:“暂时动不了了。”

    “啊?”

    “胫骨那里,好像是骨折了。”请记住小说莫须轻言誓年华 最新章节 第九十七章 太逊了网址:https://www.888gp.net/4/4087/28014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