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4章 情7深至此

作品:《纨绔仙医

    有一种善解人意,叫做明知你在撒谎,却不点破,还能顺着你的心意和目的接着往下聊。

    “什么观想之法?说来听听看。”

    “具体名称我也不知道,我只记得那观想之法的总纲,上手极为容易,但是修炼起来之后,却也有很大不足,就是很容易令观想之人深陷其中,彻底迷失了本心,迷失了自我。”

    夜星辰神色极为郑重,甚至俏脸上浮现有挣扎犹豫之色,似乎一时之间也难以下定决心,扭头看向凌云:“所以到底要不要听,你可一定要斟酌清楚。”

    凌云看着夜星辰郑重其事的模样,忍不住洒然一乐,不以为然道:“不过是一段总纲而已,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如果我听完觉得不妥,不练便是了。”

    说着话,凌云给了夜星辰一个放心的眼神。

    不怪凌云举重若轻,因为在他看来,观想之法,说穿了,无非就是观和想两字而已。

    观,难点在于,观的物体有多真。

    想,凭借在于,你的悟性有多高。

    既可以先观后想,也可以先想后观,更可观想同时进行,因为三者本质,并无区别。

    这世上的修炼者,绝大多数都是先观后想,或者是观想同时进行,只有极少数天资绝顶之人,能够做到先想后观。

    这是因为,凭空想象出一个东西,本就只是心中的一个念头,要将它彻底定住,能够让心眼或者说神魂看到,已经是极其困难,还要分心去领悟其大道真意,这就是难上加难。

    何况,完成这样一次观想或许没有问题,但人不可能一次就能观想彻底,那么下次再要进行观想之时,心中凭空想象出来的那个东西,还能跟上一次一样吗?

    哪怕修真者记忆力超绝,可是随着自身的境界,眼力,以及心境的种种变化,心中念头也一定有所变化,所观想之物的形和神,自然而然也会发生变化。

    这样一来,也就失去了观想最重要的那个“真”。

    所以,修真界中,只要是能够做到先想后观的,其资质悟性绝对是最最顶尖那种,只要没有半路陨落,其最终的修炼成就,必定会惊世骇俗,根本无法估量。

    先想后观,凌云自然很轻松就能做到,而且因为曾经达到过渡劫期,在修真大世界见过太多,他也有足够的本钱这么做,但尽管如此,现在的凌云也不想,或者说是在极力避免这样做。

    不是想不出来,而是因为他到达过渡劫期,已经深刻明白,那个“真”到底有多么重要。

    就好比人生三重境界: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

    真就是真,假就是假,无可更改,完全是两回事。

    所以凌云哪怕早就见过世间真龙,并且早已将其形神样貌刻画于心,都不愿意拿出来观想,宁可去观想一具死掉的真龙尸。

    因此,对现在的凌云来说,什么观想之法,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难的是他很难找到真正值得他去观想的东西。

    连瞧都瞧不上,还观想个什么劲?

    所以,凌云对于夜星辰郑重其事的观想之法,主要是好奇,想看看到底是何等品阶,竟能让夜星辰都三缄其口,至于要不要学,那还得两说。

    观想之法,既然是修炼法门,自然也是五花八门,分类极多,跟修真者的修炼功法一样,也分品阶高低。

    比如凌云的大衍聚星宝诀,和金钟罩铁布衫,两种炼体之法,那品阶自然是天上地下。

    谁知凌云越无所谓,夜星辰的脸色就越凝重,她缓缓摇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这观想之法的总纲,只要出我之口,入你之心,你到时就算后悔想不练,都难了。”

    凌云听了顿时挑眉。

    这么霸道的吗?

    “你要这么说的话,那我还就非听不可了!”

    夜星辰的三缄其口,反而激起了凌云最大的兴趣和斗志,本来他还想让夜星辰先大致讲解一下那观想之法的奥妙所在,然后再决定要不要听的,可现在,凌云只想夜星辰立即讲给他听。

    “好!”

    夜星辰心中一横,猛地一咬牙,最终选择了相信凌云:“那我就讲,你仔细听!”

    接下来,她以心声,将那霸道观想之法的“总纲”完完整整讲给了凌云,不足一千字而已,全部讲完之后,夜星辰竟已浑身透汗,如同被水浇身,俏脸煞白,头顶上雾气弥漫。

    为了凌云,简直命都不顾。

    另一边,凌云早已听傻了,目瞪口呆,整个人彻底僵住!

    夜星辰刚开始讲述的时候,凌云并不觉得什么,但直到夜星辰讲完最后一个字,那篇观想之法的总纲,竟瞬间化成了真实文字,或者说是符文,结结实实烙印在了凌云的神魂上,密密麻麻,如同刀刻上去一般。

    说它变成了符箓也行,或者是阵法也罢,就如同紧箍咒,再也摆脱不了。

    是不是非练不可,或许还可两说,但要想忘掉,那是痴人说梦了。

    夜星辰没有骗他,这观想之法的总纲,果真霸道无比!

    不过,凌云却完全没有怪罪夜星辰的意思,恰恰相反,他震撼的同时,心中升起的是一阵狂喜!

    因为这观想之法,实在是太过逆天了!

    在凌云看来,这已经是他能想象到的最强观想之法,独一档,其他任何观想之法,都要往后排。

    甚至,已经不能将它简单的说成是观想之法,而是传说中的大召唤术!

    先想后观。

    不管想什么,所想之物的法相就会立刻出现在他的脑域星空之中,神形兼备,无比真实,或站或坐,或躺或卧,可缓慢行走,可徐徐转动,任由凌云以天眼或者心眼,进行全方位,各个角度的观想。

    凌云不但可以按照心念调整对方的远近大小,而且无论想看对方的净姿或者动态,也就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念动即来,念收即去。

    想什么就能观什么,观什么,阴神就能变化成什么,以此方式揣摩其真意,演化其大道。

    那篇总纲中有段话说的极明白:“观魔神即是魔神,观佛陀即是佛陀,观日月星辰,即是日月星辰,观玉女可见玉女,观白骨可见白骨,观宝塔……观莲花……观地火水风雷电……观时空可见时空,观大道可见大道。”

    “眼无所不观,神无所不变。唯守真我不变,可得永恒。”

    简单说,眼睛什么都可以看到,阴神什么都可以变化,但有一个大前提,要守住自己的本心,只要不迷失自我,就可得到永恒,也就是,永生!

    这样的观想之法,上手当然极为容易,简直不能再容易了。

    凌云心中已然明悟,他不再多想,扭头看向夜星辰,目光深深,难掩心痛。

    “星辰。”

    “嗯?”

    夜星辰在极力试图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稳,实则身体已经摇摇欲坠。

    “这功法是你的吧?现在你还会不?”

    “我当然会了,不然怎么能念给你听?”

    夜星辰对他嫣然一笑。

    “念给我听?!”凌云一闪身,上前揽住了夜星辰的娇躯,沉声道:“说实话。”

    “呃……被你发现了,好吧,这观想之法确实十分古怪,念给你听之后,我就不会了。”

    夜星辰这次被凌云抱住,却乖的像猫,一点儿挣扎的意思都没有。

    凌云苦笑,双臂轻轻用力,将夜星辰紧紧抱在了怀里,注视着她的美眸,久久不言。

    情深至此,夫复何求?

    念,只是形式。

    实际上,这篇总纲,原先应该是跟凌云现在一样,一个字一个字烙印在了夜星辰的神魂上,被她以逆天手段,绝大毅力,将每个字从自己的神魂上撕扯下来,然后送与了凌云!

    撕扯灵魂,一下一下上千次,那是怎样的疼!

    亏她还能谈笑风生,若无其事的将整篇总纲全部念完。

    而且凌云也已猜出,这“总纲”虽然对观想有用,却并非什么观想之法,而是一种极为逆天的大道敕令!

    所以才能想什么就来什么,观什么就是什么。

    如此修炼阴神,那今后自己的本尊得拼了命的修炼,都未必能追的上阴神的恐怖不成长速度。

    当然,还是那个前提,不能沉迷于观想之中,迷失了本心,迷失了自我。

    从这一点上来看,确实极大的提高了心动期的危险程度。

    但这个时候,凌云哪里还顾得上考虑这些,他的心思,全部放在夜星辰身上了。

    “很疼吧?”

    凌云柔声问道。

    “刚才还能扛得住,现在不行了。”夜星辰美眸眨动,知道瞒不住了,娇躯颤动不已,忍不住把臻首往凌云的胸膛上靠去。

    “我怎么才能帮你?”

    凌云是又心疼又着急,却又不敢胡乱施为,只能开口问道。

    “笨蛋。”

    夜星辰娇嗔一句:“我现在就只是疼而已,你用清愈符,或者干脆将我打晕都行啊!只要睡一觉就好多了。”

    还打晕?

    凌云哪里舍得,他现在恨不得能替夜星辰受这份罪,心中大骂自己刚才竟然只是以为夜星辰是在激将,却没想到她也是在担心自己承受不住那千字剥离神魂之痛。

    他一口气使用了九张最好的清愈符,先缓解了夜星辰的疼痛,然后抱着她飞往夜星辰居住的那座竹楼,把她放在床上,一指轻轻点出,看着她沉沉睡去。

    等夜星辰睡实之后,凌云悄然离开,直奔飞云山巅,一口气画了三百张清愈符,都是可以直接作用于神魂的极品宝符,这才重新回到夜星辰床边。

    接下来,凌云什么都没做,一直守在夜星辰的床边,每隔一段时间,就对她使一张宝符,当然也不忘给自己受创的神魂使用了。

    就这样,俩人一躺一坐,一睡一醒,相伴到天明。</>请记住小说纨绔仙医 最新章节 第1874章 情7深至此网址:https://www.888gp.net/1/1826/71066007.html